維鬘之聲more
    出版目錄
    標題
    無門關:開悟的臨門一腳
    ​只怕你不參,不怕你不破參!
    只怕不入門,不怕你找無門!

    道,怎麼會說無門呢?這裡的道,不是如來世尊所說的道,而是禪宗所說的道。禪宗所說的道,是第一義諦,是勝義諦,也就是中道,空有不二的空性。所謂中道,是空有不二,故不常亦不斷、不生亦不滅、不一亦不異、不來亦不出。或者如《心經》所說:[不生(亦)不滅,不垢(亦)不淨,不增(亦)不減。]我們也可以增加:不一亦不二、不大亦不小、不聖亦不凡、不輪迴亦不涅槃、不煩惱亦不菩提,一切皆不二。

    禪宗所說的道,不是一般通俗所說的道。一般所說的道,是有門的,是很清楚的,是一個次第、一個次第地修。唯有禪宗所說的修道是無門,參一個[無]字,話頭先行,以話頭斷一切煩惱。

    誰才能夠進入無門的道呢?只有盡大地人。盡大地人得入,指的就是對於天地、一切萬法,都已經觀到諸法實相的人,才能夠進入。

    [無]是修行重點

    佛家修行的重點都在[無]字,凡夫眾生執著一切有,執著有我,有山河大地的一切萬法。甚至執著有一個離開五蘊的大我,五蘊之內有一個不變的我,稱之為靈魂。也就是說,因為凡夫執著什麼都有,五蘊有人我;萬事萬物有法我,所以認為離開五蘊之外、萬事萬物之外有一個造物主。

    佛開悟之後,開示眾生要觀五蘊無我,要觀一切法無我。從《阿含經》開始,有所謂緣起,《雜阿含經》提到:[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;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。][此]指的是因緣,[彼]指的是果報。在《雜阿含經》中,佛說了無明緣行,行緣識,識緣名色……乃至生緣老死、憂悲愁惱,這稱作[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]。反過來,修行者去除了無明,因而[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]。所謂無明滅則行滅,行滅則識滅,乃至生滅則老死、憂悲愁惱滅。從《阿含經》開始,一切佛法都是以[無]為門而入涅槃的。

    原始、部派佛教有所謂三法印:無常、苦、無我。苦就是無樂,何謂無樂?就是沒有快樂可言,也就是世間一切無淨,都沒有清淨的,都是雜染的。又是[無]!一切萬法都是無我的,世間法無我,出世間法也是無我。

    大乘般若中觀在緣起無我的基礎之上,進一步開演無自性空,不僅五蘊人無我,同時也進一步破小乘行者所執著的[我空法有],也破法有。人我是空,法我是空,一切色法是空,受想行識也是空,即《大般若經》所說的十六空、十八空、二十空,般若經典廣開[無]字法門。

    以大家所熟知的《心經》而言,[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識亦復如是],經文一直空,從世間法空、五蘊空、六根空、六塵空、六識空,一直到十八界空。出世間的修行道,[無無明,亦無無明盡,乃至無老死,亦無老死盡],流轉十二因緣空,還滅十二因緣也空;[無苦集滅道],苦集滅道四聖諦空;[無智亦無得],連大乘六波羅蜜也是空。

    又譬如《金剛經》所說:[應無所住而生其心,行於布施。]所謂無色聲香味觸法而行布施,這就是[云何住其心]的方法。如何降伏其心呢?修行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後,度盡一切眾生,入無餘涅槃,而實無度者。又是[無]。《金剛經》又說:[無我相,無人相,無眾生相,無壽者相],一切皆無;[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],一切皆亦無。

    《唯識學》也是講無。在說明一切法相皆由阿賴耶識中的業力習氣所轉起之後,又說了三自性。三自性就是三無自性性,依他起性是生無自性性,遍計所執性是相無自性性,圓成實性是勝義無自性性。所以唯識學也是在講無,在講空。

    即使是如來藏的思想,也主張佛性的體是畢竟空。雖然依佛性生起一切萬法,生起一切山河大地、有情、無情,但諸法實相的體是畢竟空。再者,《六祖壇經》以無念為宗、以無相為體、無住為本,三無法門都是[無]字。《維摩詰經》入不二法門,一切皆是空,一切皆是無。

    慧開禪師是參[狗子沒有佛性]這一個話頭,參了六年才開悟,所以開悟之後大談[無]字。後來在教導眾生的過程之中,把過去禪宗祖師在教導弟子的公案,收集了四十八則,這些著名公案以[無門關]為說明。

    這表示佛法的修行著重在[無]字,著重在[空]字,不要執著,不要顛倒,不要打妄想,一切皆無,可是無或空,並非否定所有現象,而是現象無體、現象不真,現象是緣起而性空,如此才是中道。如果執著一切皆無、一切皆空,又落於偏。凡夫眾生執著有邊,或是修行者執著無邊、執著空邊,都是偏見。

    慧開法師收集了四十八則著名公案,時代背景主要都在唐朝,因為唐朝是禪宗大盛的時代,尤其六祖惠能大師之後,一花開五葉。五大宗派禪師用各種方法令眾生理解:這個世間是空,這個世間是無,只是因為眾生顛倒無明,執著有而已,世間的真相是空性、是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