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心得
標題
遇見西藏生死書
遇見西藏生死書

李金華
 
遙想十八年前的1999年,在幾無冬天四季如春的洛杉磯,再度與國學、佛學大師葉曼居士結下甚深的緣分。為什麼在此會提到葉曼居士呢?原因是往後的發展極為奇妙,真正體會到因緣一環扣一環、綿綿續續不斷。幾年後,葉曼老師移居北京,佛學課程因此中斷了。
就在此時,正好孩子也成長獨立,比較有空回台灣久住,因此極希望回到台灣時,有機會再度聆聽佛法,並且能親近善知識,以精進修行。在偶然的一個機緣下,得到一張十方禪林的佛學課程表,其中有《楞嚴經》,正是我想聽的經典,因此二話不說,就在某個夜晚,獨自走進十方禪林,當下馬上報名,就上樓去上課了,當時並未識得授課老師就是鄭振煌教授。課後鄭老師主動詢問是由誰介紹來的等等尋常對話,並提到當時還在基隆路的維鬘學會正在講授《六祖壇經》和英文版的《西藏生死書》,也希望我能來上課,當下應允鄭老師的邀約。
在回家的路上,才猛然想起當年葉曼老師在[文賢書院],曾經以幾小時的課程來介紹並導讀《西藏生死書》,此時才知道原來譯者是鄭振煌老師,我啞然失笑,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!正是體會到什麼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呢!自此以後,只要得空回到台灣,就趕緊把握機會來維鬘上課受教。
在諸多的經文課程中,最有深刻體會和感觸的是《西藏生死書》。雖說它是藏傳佛教的生死教科書,但生死大事放諸任何宗教,皆是適用的準則啊!
回想起自年少時,家中每隔幾年就有兄長意外往生;及至年長,父母也相繼離去;再及中年,丈夫也因病走了。每每思及如此多起的死亡情事,就會懷疑這到底是正常?還是無常?雖說黃泉路上無老少,只是來早與來遲而已,但仍然百思不得其解,到底是家族命運使然,或是業力(共業)牽引,或是風水的破壞,以致不幸的災難一再降臨家族,真是所謂的家破人亡,家道中落。此種深沈的哀傷和心痛,至今仍然無法形容自身的心境於萬一。
對於死亡這等大事,多年來始終縈繞在心裡,經常思考著:人在面對臨終時,會呈現怎麼樣的相貌,是驚?是懼?是喜?是憂?直到面對丈夫在病中所經歷的過程,對死亡才得到一些答案,且通過研讀諸多中外學者研究臨終和死亡學的書籍,他們均強調臨終者的心態和需求,得到的結論有下列幾點:
  • 想做什麼?
  • 想要什麼?
  • 有什麼未完成的心願?
  • 有什麼遺憾未解之事?
    幸運的是,在得到以上的資訊和教法之後,在丈夫去世之前,一一完成他的心願,並且化解了他和父親、女兒多年的誤解和化不開的不滿,並且一再地告訴他,全家人都非常的愛他,請他放心。
面對丈夫的死亡過程,得知人在死之將至,的確可以預知時日,做好準備,與親友和這個世界告別的。例如:他去向在美國唸書的女兒道別(有一天,女兒在開車上學的途中,看到她爸爸微笑的坐在車後座)。他也托夢給他妹妹說:我都要走了,妳怎麼還不來看我。結果,小姑來看他時,正是見他最後一面的時刻。臨終者無論如何都想要回家或回到他最熟悉的地方,做最後的巡禮和告別。
上述發生的情形,完全印證《西藏生死書》所描述的人在臨終狀態下,心意識是全然自由的,並不受時間、空間的阻礙,的確是可以隨心所欲的。
生死是何等的大事!但最終我們能不能平靜安詳的離去,端看自己的心性(佛性)可否受到死亡的啟發而升起“bring our nature of mind home”。想來死亡並不可怕。相信大家都貪生怕死,增進健康、延長壽命突破死亡的恐懼,應是我們學佛者此生最大的課題。
在此慶祝維鬘十週年之際,感恩鄭老師無私的法布施,利益眾生無數。老師是不折不扣的仁者、智者、行者,其學問及行儀無庸贅述,老師為了教授佛法幾至喪命。金華有幸且有極大的善因緣,能在維鬘親近老師和諸位同修共霑法喜、同品法味,深深期待並祝福維鬘的下個十年、二十年慶典。阿彌陀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