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心得
標題
無盡緣起
無盡緣起

中華維鬘學會理事 楊明珠
   
    二十年前,一個光線明亮的下午,我依照《慧眼初開》後頁的資料,打了一通電話給鄭老師,請教老師佛學課程內容。接下來幾年,我帶著十五歲的女兒茵茵上了兩、三輪的中英文《西藏生死書》。茵茵當時在加拿大念書剛回來,後來決定放棄加國移民權,留在台灣學習東方文化的精華。現在回頭來看,這個決定是正確的,東方文化的精華是佛法。
初期學佛時,在公園散步,我會重提十二歲喪母的往事,歷歷如昨日。茵茵會勸我,佛書上不是叫妳不要悲傷,要在當下,要放下心中的不平嗎?那一刻我的反應是,這孩子啊!書上說的妳全信!?(我在心裡偷笑。)但說得也是。我沒有用寧靜的心態,觀大地眾生相,聽大地眾生聲音。如果日常生活中沒有時時刻刻這樣練習,我去上佛學課不是白白浪費時間了嗎?
餐桌上我們母女常常一起討論佛法,隨著年紀越大頭腦也越來越鈍,現在餐桌上都是請茵茵把當日重點反覆解說。後來茵茵在青年時期,也遇到不小的問題,有佛法和老師、維鬘學會同參道友的陪伴,很幸運地圓滿過關。
那時候我們前後十年參加了花蓮力行禪寺的大圓滿禪修營,老師是力行佛學院的副院長。老師講解大圓滿法門的內容與實修方式一年比一年深入,不禁感嘆此生能夠學到這個法門是多麼大的福報!原來禪坐的基礎那麼重要,原來山上的清淨心也是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保任的。
說來十分幸運,第一次去上老師的課,老師遞給我一本《天台學》文言文原稿,讓我改寫成二十四萬字的白話文。那時電腦尚未普及,我用手抄寫了半年。半年埋頭書寫靜思,好像一場內心深層的對話,使得成長時原生家庭帶給我的傷口,意外地得以舒放撫平。
    那一年跟隨老師去西藏、印尼參訪,原來各地的人對內心平靜的渴求皆如此急切。資訊爆炸的時代容易迷失,直指生命的智慧最重要。
    《西藏生死書》對心性的解說相當生動精闢,幫助我思維如何用真如心去超越煩惱困境?怎麼安住在心性?心性又是什麼?心性就像大海,情緒就像海浪;情緒是大海的一部分,終將歸於大海。平日練習安住,定力不夠,會反應到身語意,瀑流會暴衝到水平面。心隨境轉起煩惱,境隨心轉生智慧。
    我生命中大部分的職涯都是自營小企業,難免進退養成must be my way的習氣。生活上做很多事情,跟很多人接觸,煩惱容易生起。[恆順眾生]的恆順這兩個字好簡單卻很難做到。學生也魯鈍,常常無法接受果報,也不知用懺悔心反觀自己,怪自己總是努力不足,對世間一切現象起瘋狂,把自己忙得半死。點點滴滴老師都看在眼裡,花了不少心力勸告我們:後人往往將經容易看。(意即我輩薰習佛法很久了,但還是不願落實在行住坐臥中,習性偏執還是很重!)
    老師深入經藏、通達無礙,是實修實證菩薩道行者的典範。感恩修行的路緣上,有位良師在我們感到困惑時從旁提點。當我們用自己的價值觀去看人事物時,老師會提醒空性智慧。當我們為別人的進退感到十分為難的時候,老師又說:每個人說的話不可盡信,大家來這一場都是借住的,這是個虛擬實境(vitual reality),妳心裡在那邊忙什麼!當我們又因為被誤解而感到委屈時,老師說[事待理成],緣起性空,大家放著不用,卻拼命在[事]上打轉,[事]玩不完,事情就是無常,非我所願,不如意事常八九。當我們執著病苦,放不下時,老師要我們遠離顛倒夢想。當我們又為外面環境的艱難,感到焦慮不安的時候,老師講解《華嚴經》經文的義理:有依空立,事待理成,果仗因生。
二十年前跟老師接通電話的那一瞬間,我的人生世界徹底改變!
原本我搭的是一部慢車(汲汲又營營,彷有百年壽),上了佛學課後的今天,我彷彿搭上了雲霄飛車(人命如山溪,湍急即流失)。生命就像風,說停就停。耳邊不時響起老師的話:時時刻刻保持清淨心,累積善根福德。
我常常問自己,如果那一刻到來,我考試會及格嗎?我可以轉身從容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