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心得
標題
樂在其中
樂在其中
 
馬來西亞  紀友嫻
 
我是馬來西亞華人,在台灣唸大學畢業後,便飛到美國繼續唸研究所。研二暑假時,飛回台北渡假,經過馬路看到海報,十普寺舉辦連續兩個禮拜的佛學課程,我就馬上報名參加,當時的指導老師就是鄭老師。
記得很清楚,那時上的是于凌波老師的《唯識十二講》,課程還沒上完,就已經很後悔研究所讀的不是佛學。所以在課程結束後直接去找老師,跟他說我不回美國,想在台灣研讀佛學,但是老師規勸我一定要回美國將研究所唸完,然後才去找他。結果研究所一畢業,我就去找老師,當時他還在慧炬,我就成為慧炬的助理編輯,而後兼任佛學會助理秘書。
在慧炬,我是學了一些佛教名相,上了一些基本課程,也曾經在別的道場學過基本禪修課程。雖然天天都在看佛法的書籍和文章,但好像是在看一般的散文和小說,雖然看得很著迷,卻法不入心,沒有好好的從理論和實修上下功夫。上班近一年後,我就回馬來西亞定居。
一直到2005年,老師來到馬來西亞北海佛教會上課,因為靠近夫家,所以我就去上課了,也是唯識的課程。闊別多年,我看到老師精神抖擻、全身金光閃閃,非常莊嚴,我卻百病纏身,精神萎靡不振,真的是相形見絀,覺得好生慚愧。老師囑咐我一定要打坐,一定要看佛書。
當時的我,屈指一算,跟老師已經認識十二年了,不禁問自己:[人生有多少個十二年?不能再蹉跎歲月了!]就在同年八月十九日,發願一定要在理論和實修上下功夫。於是,當天我便開始每天打坐,閱讀家中所收藏的基礎佛教書籍,在晨運一小時的時候,聆聽老師在慧炬的課程,同時也開始閱讀老師在慧炬網站上的文章,以及已經被聽打成文字的上課內容。如此用功了約一個月餘,我覺得老師所講的法太棒了,應該讓它廣為流布,於是發願要出版老師弘法全集,所以開始聽打老師上課內容。
2007年杪,聽聞老師要成立維鬘學會,我就請家姑林艾霖居士編輯十本小冊子,我負責校對。聽打了三年餘,累積了幾篇書稿,我就開始編輯,第一本是《淨土法門》,2009年出版。至今已經編輯了十餘本書稿,十餘本小冊子,未來會陸續出版。
說來慚愧,只是打坐了一個月餘,因為聽打書稿要耗費很多時間和精力,我就問老師:[可以不必打坐,專心聽打書稿嗎?]老師說可以,因為聽打書稿要十分專注,所以也算是一種散定。一直到這兩年,我又開始打坐,時間不長,只有二十分鐘,修觀呼吸法門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修行方法是以念佛法門為主,並要求自己要盡量保持念念分明,注重身、受、心、法。每天不定時修上師相應法,打坐之前修兩、三分鐘自他施受法。每天早上睡醒、晚上就寢前,或是白天在進行一些比較沒有用腦筋活動,比如晨運或是刷牙、洗臉、沐浴的時候,我會複誦懺悔偈、四弘誓願、迴向偈、三皈依及《心經》,並修慈悲觀。一天當中所修行的法門,可以說是囊括了南傳、北傳、藏傳,並行不悖,相輔相成。
我常常覺得逆境是很好的成長助緣。在面對逆境時,往往會生起瞋恨心,但轉念以緣起觀來觀照,怒氣很快就消失了。十二年下來,本來脾氣十分暴躁的我,收斂了很多。我的身體一向不好,開刀生了兩個孩子以後,元氣大傷,身體更是羸弱。因為身體不好,所以可以每天都在觀照無常、苦、無我。   
逆境也是一個很好檢測自己是否有進步的[儀器]。在面對逆境來襲,心境已經平靜下來以後,我常常會反省自己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,然後會拿過去在面對類似或相同情境時,自己的反應會是什麼,相較之下,如果發現已經沒有反應那麼大了,就知道自己進步了。
這十二年來的修行路程,也可以說是[扒糞]的過程,越修行,就會越發現自己的業力習氣,越發現自己以前一直逃避心理黑暗的一面。剛開始的時候會氣憤自己的心理怎麼那麼齷齪,可是久了以後,就會坦然接受,然後放下。所以,我常常在想:一個在努力修行的人是不可能會驕傲的,因為他把自己的業力習氣看得很清楚,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有很多要改造的地方,如何驕傲得起來呢?
        最近發現自己有些進步了,過去如果面對逆境時,雖然我會反省自己的過錯,但往往都是會覺得別人身上錯得比較多,[我這麼善良,為什麼他會這樣對我?]可是,最近會發現其實自己也有很多做錯的地方,自己也有很多要改進的地方,我不再往外,而是往內探究,才會發現:啊!原來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,都是我執習氣在作怪呀!
此外,這一兩年,發現自己專注在一個動作,比如洗碗,內心充滿喜悅,甚至是面帶微笑,那是因為活在當下,心無雜念,那真是法喜充滿啊!可惜往往維持不了幾秒鐘,妄念就一連串生起。有時候,會觀照到一個念頭將要生起,但尚未生起時,很快就被其他妄想帶走了。啊!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!
如果有人拿十二年前和現在的我比較,就會發現,現在的我更快樂,更有智慧了。很多人會被我的笑聲打動,因為那是發自內心深處的喜悅。其實我每天大部分時間還是在忘失正念、在貪瞋癡中,但因為越來越快樂,心越來越寬廣,所以就越喜歡修行,同時也想鼓勵大家一起修行。修行真的是太棒了,我真的是樂在其中!來,我們一起努力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