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心得
標題
回首向來
     回首向來
 
中華維鬘學會秘書長 林雪紅
 
一、維鬘十週年慶
    荏苒光陰,歲月如梭,中華維鬘學會創立已屆滿十週年。2007年鄭振煌居士帶領在家人,效法維摩詰和勝鬘夫人的精神,成立居士菩薩道場,擔任兩任理事長後,於2013年卸任,任名譽理事長;繼而由卓元信居士續任理事長迄今。
 大乘佛法以十為圓滿的象徵,例如:華嚴普賢十大願;唯識修習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妙覺五位四十一階;華嚴則是十信、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覺、妙覺六位五十二階,以再以十德名號表彰佛的福慧圓滿。今逢本會成立十週年慶,特舉辦[佛教對話與現代弘化]學術論壇,以期促進南漢藏三大傳承的交流、融通,作為未來弘化之藍圖。
 回首向來,感慨系之。篳路藍縷,創業維艱,人力物力俱乏,師生胼手胝足,披荊斬棘,齊心合力走過十年,這是一條寂寞的路、難行的路;菩薩道難行能行,一步一腳印,十年屹立,絕無倖至。謹就個人十年義工心路及學法歷程,略述如下:
 
二、師生因緣
(一)始於法光佛教文化研究所
我學佛習禪是自北傳入,為了探究佛法的源頭,親炙佛陀本懷法教,2004年來到法光佛教文化研究所,隨鄭老師學習南傳佛教。南傳法義的素樸、直接,止觀禪修行次第的細密、分明、完備讓我心嚮往之,也開啟了會通大小乘的心眼。接著學習《西藏生死書》、《勝鬘經》、《肇論》、《瑜伽師地論》等大乘經典。《瑜伽師地論》雖是大乘唯識學,然〈攝事分〉實為《雜阿含經》主體的本母;〈本地分〉除了部份的阿賴耶識論句外,都是阿含的觀點。
 《阿含經》是佛陀思想言行的最早紀錄,是根本佛法的聖典,卻長時被北傳誤以為是小乘,了解此中背景與脈絡後,確認阿含、般若中觀、法相唯識一脈相承是我學習的目標;也了解到南傳與北傳是兩條不同的路,修行要先決定方向,視終極目標是成阿羅漢或是成佛?要成就阿羅漢要修解脫道(Mokkha-yāna);要成佛要修菩薩道(Bodhisattva-yāna),印度佛教說(Pārami-yāna)即涵蓋上述兩者。
 大乘佛法不是以證入寂靜涅槃、追求個人寂滅為目標;而是要發菩提心,行菩薩道,[攝受眾生、弘護正法,悲智雙運]與眾生打成一片,以成佛為目標。試想:行菩薩道破塵沙惑、無明惑,方得以成佛,何其難也![於諸惑業及魔境,世間道中得解脫,猶如蓮花不著水,亦如日月不住空。]不離世間,八萬四千塵勞、熱鬧場中作道場,考驗何其嚴苛?一般人多以入涅槃為極致,亟欲遠離紅塵煩惱。然而,蓮花生長於卑濕淤泥,淤泥是沃土,不為泥汙所染,煩惱即是沃土,即是智慧的源頭、成佛的資糧。千錘百鍊空性慧,慈悲、智慧均等,方能允執厥中,和光同塵,利益眾生。故大乘佛法更強調[心]的解脫。
 南傳不是小乘,而是強調止觀、四念處、三解脫門的修行,所謂菩提之基在四念處,厚植大乘的基礎。法門與大小乘無關,端看自己發心。南傳有很多修行者在世界各地推廣禪修極為成功,世界上最大的眼庫是在斯里蘭卡。中國佛教徒自稱大乘,但行為往往是小乘。法無高下,重要是對全體佛法有宏觀、正見,正見起正信、正行,不偏離如來真實義。
 我的具體行動是:於2007年11月底,參加維鬘學會第一屆第一次會員大會後,開始擔任學會義工及老師的助手,至今滿十年。
 
(二)繼而市長官邸學唯識
 2006年春,有一天老師從《法光雜誌》看到拙文,對我說:[你要學唯識!]我知道老師看出我在解行上的不足,但還是反問說:[為什麼要學唯識?]老師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:[因為要了解[心]!]
 素知唯識是[甚奇希有,乃至微妙最微妙,甚深最甚深,難通達最難通達。]的難治之學,其[文如鉤鎖,義若連環,字包千訓,辭含萬象]卷秩浩繁,結構嚴謹,往往令人望之生畏。而我生性疏懶,只想以[阿含、般若、中觀、禪]系統趣向涅槃道,故避重就輕。但是繼而想之:[不能明了自心,焉能知佛慧?]吾人的心理作用極其複雜深隱、難以覺察,若不先明心、了知心識作用機轉,必為[境]所束縛,如何能斷二障種子,轉識成智,生起清淨的佛境﹖
 於是,不敢怠慢,當下就來到台北市市長官邸一探唯識,先從《唯識二十頌》、《解深密經》學起,繼而《成唯識論》。唯識宗的根本經典是[六經十一論],以《解深密經》與《瑜伽師地論》為首,很幸運地兩部經論都薰習到了;至於《成唯識論》是詮釋《唯識三十頌》最重要的論著,歷史評價甚高,有意學習法相唯識者不可不讀之。
 初學唯識時,對繁瑣眾多的法相、造詞頗感費解;而其文辭古奧難懂,讀之味如嚼蠟,即便是聽聞 老師講解後,我依然如墮入五里霧中,不知所云。有時不免自慚形穢,唯識非我這種初機者所能含英咀華。但是一旦薰習久了,逐漸地感受到唯識論師深邃的生命經驗智慧,隱約領略到一點唯識理--[萬法唯識,識外無境]之後,就感到興趣盎然,無比法喜。
 知一切萬法唯識現,是第八識種子遇[緣]起了現行,外境與內識皆虛妄不實,人無我,法無我,一切法無我。《瑜伽師地論》說 :[ 無明覆世間,放逸令不顯,戲論能塗染,苦為大怖畏……諸識當永滅。]是我們的無明、放逸、戲論讓我們顛倒、妄想,惑業苦輪轉,唯有自力修行,心王、心所永滅,攝妄歸真,不受根塵拘滯,不受境縛,轉識成智,修行才算是成功。
 [萬法唯識現]係就吾人認識外境的覺知作用而言,外境非實有,是無自性的存在,是空性,一切法本自空寂,一切法如是如是,不增不減。故唯識學是認識論,也是實踐論,是在認識的當下修,思惟就是修。
   
(三) 悲欣交集的2008年
生命在呼吸之間
 2008年11月,我的外甥陳則儒居士,年僅三十歲,在即將獲得醫學工程博士之際,就因腸癌去世,捨棄了一對養育恩深的白髮人。往生前二天,他迴光返照,意識還算清楚,我拜託 老師透過越洋電話,對遠在澳洲雪梨的他開示,記得老師說:[色身是無常、是假的、會死的,要放下;心是真的,不會死的,要提起正念,對你的佛性有信心,對佛的慈悲願力有信心;提起佛號,心住光明。]外甥當時雖氣若游絲,但是聽聞後仍能清楚記憶複誦給我二姊聽,讓我們咸感無比安慰,也慶幸外甥有讀過《西藏生死書》,故能與師相應。
 眾生於身壞命終時,若仍有我執、愛取就會循業流轉。外甥一生清淨無染[不著世間如蓮花],當時又有般若法師常來病榻前教導佛法,正見緣起,相信他於病苦中已瞥見佛法明光,無畏死亡,也放下對父母親的眷戀。
 然對生者而言,自知外甥罹患不治之症,二姊即日夜常灑悲淚。慈親愛子,不能相救,人生至苦,莫此為甚。我勸二姊將思子之心[轉為道用],精進學佛,多布施,做義工,點亮佛前燈,可滅卻心頭苦。
 人來到這世間,數十寒暑,又匆匆離去,生從何來?死向何去?人生該怎麼過?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生命的價值在於長度、厚度耶?生如夏花,死如秋葉,我們為這世間留下什麼?我在佛法裡找到安心之道,佛陀向我們開示:[命在呼吸之間。]無常迅速,生死事大;學佛為解脫生死煩惱,得究竟安樂。修行當披甲精進,以般若波羅蜜圓滿六度,福慧雙修,證悟無上正等正覺。
故外甥之死,雖令我錯愕、哀痛欲恆,卻成為我此後精進學佛的動力,時時優游於諸佛智慧海,無限法喜,故曰:悲欣交集的2008年。
 
三、2012年籌辦維鬘兩項活動
(一) 維鬘學會論壇
 依著2011年維鬘學會參與合辦世界佛教企業論壇的經驗,老師與卓理事長指示我們自己也舉辦論壇,希望藉參加論壇,大家深入經藏,練習撰寫論文,釐清知見、受持正法。深入經藏的目的決非為了作學問,而是為建立正見,解行互資,引導正行,進而落實在生活中。如六祖大師所云:[離世覓菩提,恰如求兔角。]深奧的佛理、玄妙的禪法,都須回歸日用平常,行之於生活。
舉辦論壇距今已屆五年,共舉辦十一次,從大乘三系的第一系:法性般若的《心經》、《金剛經》,至第三系:佛性論、如來藏系的《六祖壇經》。其中以《六祖壇經》為主題的有六次,因為《壇經》是惠能大師語錄,直承佛陀心法,為禪宗典籍之王,更是在家人學佛修行的指南。為了配合論壇進程,也舉辦了四十五次《壇經》讀書會,深入探討其兩大思想要領--自性起用與依自性生般若;至於第二系:法相唯識,也有四篇專文的論述。
 
(二)  行天宮社會大學課程
行天宮常期宏揚關聖帝君聖教,利益社稷人群。玄空師父創建三宮(北投、三峽、台北),其子黃忠臣,感於圖書資訊及閱讀空間的不足,建議興建行天宮圖書館,廣施道德教化和文化教育、社會關懷。行天宮社會大學由於道風清嚴、師資優質、課程豐富且與時俱進,不僅吸引學員爭相報名學習,連授課講師也主動來共襄盛舉,每期開辦約64門課程,迄今屆滿40年。
 2013年仲春,行天宮社會大學(敦北玄空圖書館)敬邀 老師開設長期課程,由於老師弘法行程過密,於是囑我組織維鬘講師群授課,課程總主題為:〈開顯生命的無盡藏〉。起初由 老師帶領這些修行者及學者專家,深入淺出分享學佛心得及人生經驗,闡述生命意義與關懷,給予適當的心靈療癒或正念減壓,也鼓勵從服務奉獻中內化自我,完成自我,更要從日常生活中各個面相、實例經驗,萃取幸福元素,成就幸福人生。
 自2013年9月起迄今,課程進入第五年(第13期),每年授課近50堂課,完成逾200堂課。時至今日,愈來愈多講師皆一時之選,紛紛主動加入維鬘講師群,豐沛的人脈,源源不斷,令法輪常轉,利益社稷人群;而這平台也好比維鬘的活水源頭,帶來無限生機。藉此機會,深深感謝行天宮及所有先進大德善知識的提攜與護持,尚祈繼續不吝賜與教言,以匡不逮,以求進步。
 
2015年老師身體違和 韜光養晦
(一) 身體違和 韜光養晦
 [未改心腸熱,全憐暗路人;但能光照遠,不惜自焚身。]李炳南
 2015年5月11日晨起,老師在長期焚膏繼晷奔波弘法後,倒臥高雄淨覺大學課堂,消息傳來,對我而言,並不意外,因為深知他寧做[燃盡方休的燭火],也不願一日稍歇。我嘗問他:[您都不肯休息,非要如此加速燃燒自己嗎?]師對曰:[我只為法、為眾生而活;你放心!我不會讓自己燒為灰燼的。]言下之意,對自己身體很又信心。他行人所不能行,忍人所不能忍,夙興夜寐,必然犧牲自己健康。誠如他的恩師雪廬老人李炳南居士云:[全憐暗路人,不惜自焚身。]
 雪廬老人亦嘗謂弟子曰:[一息尚存,不忍閒逸也。]走到何處,宏法到何處,亦不一日忘之;這也就是老師最真實的寫照。老師自十九歲時,到台中向李炳南居士學法後,深入經藏,四弘誓願堅強,弘法授課,著書立說,用生命澆灌了佛教與眾生,遠追佛陀的精神--入世踐履悲智濟世願行,在他身上我看到李炳南居士的縮影。
 藉此報告一段鮮為人知的舊事,老師身體違和,療養期間,學會長輩指示一年內不得出國弘法,並通知海外道場和佛教中心。大家聞訊後心裡都有數,都默默地祈求佛菩薩慈悲加被,老師能逢凶化吉,早日康復。其中新加坡淨名佛教中心的既定行程最多且時間已接近。豈料,吳鈞主席亦於五月初,因長期過勞,心血管嚴重阻塞而動了大手術,病情一度危殆,由於 老師也接著歷經生死交關,所以他們也不忍透漏消息給我們。
 直到七月上旬,淨名佛教中心弘法主任徐華伻師兄傳來電郵,表達吳鈞主席想來臺灣探視老師之意,囑我安排行程。7月25日,他們如期飛來台灣,大夥兒在新店海藏寺會合,瞻仰清嚴和尚肉身菩薩。經一番問候、晤談後,方知兩位大德在同時間與死神擦身而過,避過一劫;至此,彼此更加惺惺相惜,視對方為知己。
 吳主席說很懷念慈航老和尚,於是,我們又去汐止彌勒內院參拜老和尚全身舍利,清嚴和尚和慈航老和尚兩位都以全身舍利而聞名教界。參拜完畢,主席和老師看到旁邊新落成的高塔,都想登高,當時主席已跑了若干行程,我有些擔心他的體力,而我因心肺功能不佳,在塔下等候。眼見兩位大病初癒的勇者,以堅定的步履,緩緩拾階而上,我是目不轉睛的,內心澎湃洶湧,看著兩位巨人,登達塔頂,向山下的我們瀟灑揮手,霎時憶起內院對聯:[乘願定重來還臨舊日安禪處,登堂齊仰止猶似當年說法時。]
 我親見兩位智者,皆憑一己之力站起來,自我療癒、法的療癒,他們都沒有病。
 
(二) 卓理事長帶領參加少林寺論壇
 數月養病期間,老師除了停止外出弘法,增加打坐與運動時間外,何曾真正休息?他還是筆耕不輟,作文章還稿債,甚至還做了兩篇論文,鴻文大作洋洋灑灑兩萬言。此中,李炳南居士的詩:[已謝筆花應聚塚,未還文債尚盈箱]直上我心頭,那是讀書人的風骨氣節,光風霽月,寧人負我,我不負人!難道不知道要多休息,照顧好色身,才能頤養天年嗎 ?[也識節勞延歲月,為他無計避心忙。]但為了饒益有情,焚膏繼晷,不惜燃燒自己。
 兩篇論文,其中之一:[彌勒人間淨土與大同世界之實現--以《瑜伽師地論》與《大學》為進路],於同年 8月19~21日河南省少林寺兩岸青年佛教論壇時,由卓理事長元信領導維鬘團隊參加論壇,代表 老師宣讀論文。
 騰訊公司儒釋道主編張順平老師,前任職北京[佛教在線]時,由於非常熟稔台灣佛教,深入經論及禪修,所以 老師在大陸出版的書籍就委由他負責,由我擔任聯繫窗口。以是因緣,這次少林寺論壇巧遇,我驚訝於他是如此年輕,目露慧光,頭角崢嶸,才識過人;相談之下,知其對《六祖壇經》頗有深究,因此促成他2015年12月底首度來台,他除了為拜望老師,擔任維鬘[壇經論壇]發表主題演說外,另一重要目的是要參拜他所景仰的雪廬老人李炳南居士,也是吾師之師。
 2017年元月初,張順平老師來到台中蓮社,參拜了李炳南居士遺像,也在雪廬紀念館瞻禮手書遺墨,為抒誠敬仰慕,成[雪廬老人贊]一首曰:
 
濁世薩埵,歷下名士;靈岩芳規,深柳遺緒。
祀儒之宗,弘佛之淨;華藏掩跡,蓮風長競。
 
 贊偈略抒仰贊,也簡述了李炳南老居士的弘法因緣功德,其中[深柳遺緒]四字即在揭示,李炳南居士開闢台中蓮社等諸多弘法事業,是繼承近代中國佛教復興之父、金陵刻經處創始人楊仁山老居士遺緒的一面。
 
五、結語
 老師說:翻譯《西藏生死書》後,該書成為他五十歲後的生命主流,軸心大圓滿思想,就是他的人生觀。同樣的唯識學思想也成為我半百人生後的思想主軸,不管遇到什麼境界,我都以[境無唯識]觀之。《華嚴經》說:[心如工畫師,能畫諸世間。]因為我們是透過[心]來感知、解讀這世間的,有什麼樣的心,就描繪出什麼樣的人生,顯示什麼樣的世界。
 [唯識無境],萬法皆唯識所變,是虛幻的,沒有外境的真實存在;[三界唯心]三界唯依第八識而有,依自己第八識業力習氣種子所生,都是依他起性,緣起性空。
 故日常生活中,不要[遍計執],在[依他起]中捨棄[遍計執],就是[圓成實]。不要老是責怪外境、歸咎他人,一切都是自己的第八識種子在起現行,在分別愛憎、執著;是自己的第七識老是以自我為中心畫座標,貪瞋我見慢相隨。所謂[生死相續起於內因,非關外緣],生死輪迴皆起於自己的造業,外緣只是觸媒而已。
 如此審視覺察,了知諸法本性空寂,真如實相,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,空有不二。調伏心、淨化心、消弭習氣,與眾雜處而心無染著,恰似百花叢裡過,片葉不沾身;進而運用慈悲、智慧、方便利益眾生,圓滿人生,圓滿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