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心得
標題
104年春季[華嚴禪關]心得
104年春季[華嚴禪關]心得

2015.04.13
為了參加此次的[華嚴禪關],雖然把請了七、八年塵封閣樓的《八十華嚴》,花了二個星期快馬加鞭、如夢如幻地口誦了一遍,但對整部《華嚴經》仍是霧裡看花,一片迷茫。
第一堂課老師說要講〈金獅子章〉時,還真是嚇了一跳,怎麽就是想不起來才剛剛誦完的八十卷、三十九品中有〈金獅子章〉這個品名,想……真的有散心誦經到如此地步嗎?內容不了解也就罷了,連品名都毫無印象,這也未免太扯了!經老師一講解,才知是賢首大師為武則天所講述的[華嚴法要],不是《八十華嚴》中的任何一品,沮喪的心總算得到寬解。知道佛學根柢深厚的武則天也看不懂《八十華嚴》,這對視《華嚴經》為畏途的佛子真是個安慰,多年來的折挫感一時頓消。
〈金獅子章〉是賢首大師為武則天開闡的[華嚴法要],皇帝聽的,必定是[法要]中的[法要]了!這一星期真是何其有幸,彷彿坐在皇帝的旁聽席上,如履其境地一起聽了〈金師子章〉。
此次[華嚴禪關]最大的收穫是釐清了什麽是[真如心],過去一直覺得遙不可及、摸不到邊……,原來一切都是。
上座對[四法界]的觀修方法,也是此行的一大收穫。我是對[禪坐]入不了門的人,早年身體障礙不大時,初學[數息法],覺得萬般無聊,因此,[止]都沒入就放棄了,也就不曾學到[觀]這一步。晚年身體氣血不通,渾身痠痛,上座,痛的不只是腿腳,而是肩、背、手……無處不痛,一支香中至少有半支是沉溺在[痛]的煩惱中,別人是愈坐愈輕安,我是愈坐愈絕望。既然不能坐,我還是可以用我的老方法,在散步或走路運動時,作[四法界]的觀修操練--好好檢視自己的[事事無礙]有沒有一點點長進,也可作為[吾日三省吾身]的指標課題。
問自己:秋季還來不來?答案是:不變隨緣。[不變]的是--[禪坐]一定還是苦,但[隨緣]坐一星期也沒什麽大不了,何況能在清晨六點鐘大地初醒時就張開耳目聽聞佛法,有種晨起被佛法洗滌的清淨況味,這種殊勝經驗還真讓人回味無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