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佛心得
標題
佛教領導統御之道《寶行王正論》為範圍

摘要
龍樹菩薩有[千部論主]的美譽,為漢傳佛教大乘八大宗的共族,亦為藏傳佛教二勝六莊嚴、密宗八十四成就者之一。其《寶行王正論》為五言偈頌體,淺近易讀,內容井然有序,分五章,論述誠意、正心、修身、治國之道,為不可多得的管理理論,包括情緒管理、健康管理、社會管理、行政管理、國家管理、領導統御等層面。

壹、緒言
每個人的一生,就是領導統御的過程,走完這段過程,人也就死了。內自身體60兆個細胞、上皮組織、結締組織、肌肉組織、神經組織、胃、腸、肝臟、血管、肺、腦、骨、肌肉、眼、耳、皮膚等器官,外至團體、社區、國家、跨國組織等,都需要領導統御。領導統御得好,則生活品質好,壽命延長;領導統御得不好,則生活品質差,壽命減短。

團體組織也是如此,領導統御是影響一個團體組織能否成功運作的關鍵,而其中的決定因素是人與制度,因為人是團體組織的主體,既是領導統御者,也是被領導統御者,制度則是領導統御的依循法則。有效的領導統御,必須透視複雜的人際網絡,才能發揮眾人相乘的智慧效果。而居士菩薩道行者,必須落實在群己互動的生活中。

《說文解字》:[領者,項也,理也,衣之首端也。]代表組織團體中的決策行為。[導者,引也,訓也。]意指以言語德行化育群黎,[君子之德風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風必偃。][統者控也,御者駕也。]具有強制的意義。因此,領導是領導者以身作則,以德服人;統御是領導者以法令規章率領被領導者達成任務。

希臘大哲柏拉圖說,領導者應是哲學家(Philosopher-king),強調智慧的重要。中國儒家則強調德行,《論語》子曰:[導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。]《孟子‧滕文公上》:[上有好者,不必有甚焉者矣!君子之德,風也;小人之德,草也。草上之風必偃。]荀子曰:[內不以自誣,外不以自欺。]言行莊重檢點。子曰:[君子不重則不威。]門生由此感受孔子:[望之儼然,即之也溫,聽其言也厲]、[子溫面廣、威而不猛,恭而安。]孫子云:[視卒如嬰兒,故可與之赴深谿,視卒為愛子,故可與之俱死,厚而不能惠,亂而不能治,譬若驕子,不可用之。][卒來親附而罰之,則不服,不服則難用。卒已親附而罰不行,則不可用。故令之以文,齊之以武,是為必取。]這些是領導的要領。

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管理學院教授Gary. A. Yukl博士說:“Managers are people who do things right, and leaders are people who do the right thing.”(管理者是把事情做好,而領導者須把事情做對。)可知,領導者要做對的決策,執行者要把事做對,角色不同,領導或統御的要領也不同。

《大學‧經一章》:[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。知止而後有定,定而後能靜,靜而後能安,安而後能慮,慮而後能得。物有本末,事有終始,知所先後,則近道矣。][堯舜率天下仁,而民從之;桀紂率天下以暴,而民不從之。]領導統御之道,要從[明明德]、[親民]做起,最後達到[至善]。其次第則是[格物、致知、誠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]。格物、致知、誠意、正心、修身是明明德,是內聖的功夫,也是領導的根本;齊家、治國是親民,是外王的功夫,也是統御的運用;平天下是至善,是世界大同,也是領導統御的目標。
宋朝名相司馬光說:[為政之要,莫若得人,為官稱職,則萬務成治。]得人之道則如曾國藩所言:[廣收、慎用、勤教、嚴繩。]美國二次大戰名將巴頓(George Patton)將軍說:[領導就是在適當的時候,作適當的事情,而且要作得像個人!]

貳、龍樹與《寶行王正論》
龍樹菩薩(Nāgārjuna, 150-250)為釋迦牟尼佛之後,大乘佛教中最重要的論師。出生於南印度婆羅門種姓,少年時學習吠陀經典,也精通各種學問及法術。於說一切有部出家,後來在北方雪山佛寺,閱讀到大乘經典,乃至印度各地尋求大乘經典,並推廣大乘佛教。著作甚多,有[千部論主]的稱譽,其中以《中論》及《大智度論》最為著稱。中觀派以他為創始者,瑜伽行唯識學派與如來藏學派也多以他的著作,來證明本身宗義的正確。漢傳大乘佛教尊為[八宗共祖]。在藏傳佛教中,與其大弟子提婆同被列為二勝六莊嚴之一;密宗也以他為傳承上師之一,列名八十四大成就者中。

相傳龍樹菩薩進入龍宮學習大乘方等經典,取回的大乘經典,漢傳佛教說是《華嚴經》,藏傳佛教則說是《般若十萬頌》(即《大般若經》)。之後在印度南方弘法。

龍樹菩薩依大乘佛教般若諸經典,把中道定義為[非有亦非無,亦無非有無,此語亦不受,如是名中道。]不落有無二邊,此不落亦不落,如此形容語也不受,是名為中道。造《中論》、《十二門論》、《大智度論》破斥邪見並弘揚世尊的第一義諦正法。《中論》依[八不中道]滅諸戲論,以觀蘊處界等一切法的[有、時、空、動]四個範疇,論證緣起沒有獨立、常住的自性,即(自)性空,以此降伏諸外道邪見。〈觀四諦品第二十四〉說:[以有空義故,一切法得成,若無空義者,一切則不成。……未曾有一法,不從因緣生,是故一切法,無不是空(義)者。]無生法與一切法乃非一非異之中道。

龍樹菩薩論著極為豐富,可分兩大類,一為抉擇甚深義者,以論理方式深入諸法實相,包括《中論》、《十二門論》、《七十空性論》、《六十如理論》、《迴諍論》、《大乘破有論》、《大乘二十頌論》等;二為分別菩薩廣大行者,包括《大智度論》、《十住毗婆沙論》、《菩提資糧論》、《寶行王正論》、《勸誡王頌》、《優波提舍》、《莊嚴佛道論》、《大慈方便論》、《無畏論》等。

龍樹菩薩曾服務於案達羅王室,曾作《寶行王正論》、《親友書》,致案達羅王室。其中《親友書》,求那跋陀羅譯為《龍樹菩薩為禪陀迦王說法要偈》,義淨譯為《龍樹菩薩勸誡王頌》,宋僧伽跋摩譯為《勸發諸王要偈》。禪陀迦王有說是案達羅王朝的開國者(Simuka)或第二代中興國王(Satakarni),龍樹菩薩引用王室先祖之名,以信件勸誡案達羅王應行正道來治理國家。藏譯本稱這位國王為樂行國王,義淨譯本稱其為乘土國王、娑多婆漢那王(Satavahana,案達羅王室別名),《大唐西域記》稱其為引正王。

《寶行王正論》(梵Ratnāvalī,藏Rgyal-po-lagtam-bya-barin-po-chephreñba)一卷,陳‧真諦譯,收在《大正藏》第三十二冊。係作者站在大乘佛教立場,論述國王、國民應該實踐正法之著作。內分五章,第一章〈安樂解脫品〉,論述佛教的世界觀、批判外教徒的世界觀,並敘述業及緣起的教義。第二章〈雜品〉,舉出善惡的行為,勸善行、誡惡行。第三章〈菩提資糧品〉,論述依善行完成王者及佛的功德;王者應該建立寺塔、佛像及服務社會。第四章〈正教王品〉,詳論王者應行之道。第五章〈出家正行品〉,敘述菩薩的十地思想及修行佛法之道。

龍樹菩薩晚年居住在南憍薩羅國西南的跋邏末羅耆釐山中,案達羅王室為他在此建立伽藍。龍樹菩薩極為高壽,年紀超過百歲。他可能是因為佛教部派間的爭論,或是涉入王室繼承造成的政治紛爭而死。

叁、佛教領導統御觀
佛陀以法領導一千二百五十位僧眾修行,以律統御四眾弟子,是最圓滿的領導統御者,如《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》卷第二十提到有人以珍品供佛,佛不接受,說:[但以施僧,我在僧數。]又說:[施僧功德,最為無上。]

《中阿含未曾有法品‧手長者經》第九、十提到一位成功的在家領導者,他的名字叫[手長者],他帶領五百位大長者,來到佛前,稽首禮足,却坐一面。佛問他:[手長者!汝今有此極大眾長者,汝以何法攝此大眾?]手長者回答:[世尊!謂有四事攝,如世尊說,一者惠施,二者愛言,三者以利,四者等利(同事)。]世尊讚歎說:[善哉!善哉!手長者!汝能以如法攝於大眾,又以如門攝於大眾,以如因緣攝於大眾。]於是,世尊為手長者說法,勸發渴仰,成就歡喜,無量方便為彼說法。手長者告別佛回家,途中碰到任何人都為之說法,勸發渴仰,成就歡喜。回到家,昇堂敷床,結跏趺坐,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,遍滿十方,普周一切,無結無怨,無恚無諍,極廣甚大,無量善修,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。三十三天集在法堂,咨嗟稱歎手長者,毘沙門大天王在黎明前,來到手長者家,告訴他三十三天都在稱歎:[手長者有大善利,有大功德。]當時,[手長者默然不語,不觀、不視毘沙門大天王。所以者何?以尊重定,守護定故。]爾時,世尊於無量百千眾中,咨嗟稱歎手長者:[手長者有七未曾有法。][手長者復有第八未曾有法,手長者無求無欲。]世尊接著開示:[八未曾有法。云何為八?手長者有少欲(有此八法而不欲令他知)、有信(得信堅固,深著如來,信根已立,終不隨外沙門、梵志、若天、魔、梵及餘世間)、有慚(常行慚耻,可慚知慚,惡不善法、穢污煩惱受諸惡報,造生死本)、有愧(常行羞愧,可愧知愧,惡不善法,穢污煩惱受諸惡報,造生死本)、有精進(常行精進,除惡不善,修諸善法,恒自起意,專一堅固,為諸善本,不捨方便)、有念(觀內身如身,觀內覺、心、法如法)、有定(離欲、離惡不善之法,至得第四禪成就遊)、有慧(修行智慧,觀興衰法,得如此智,聖慧明達,分別曉了,以正盡苦)。]

肆、《寶行王正論》的領導統御之道
《寶行王正論》可分五品,第一至第三品敘說領導者的內聖之道,第四至第五品敘說統御的外王之道。茲簡介如下:

一、〈安樂解脫品〉第一
有五個重點:(一)信智二根是獲得快樂(善道)及解脫(惑盡)的因,[因信能持法,由智如實了;二中智最勝,先藉信發行。][恒利益自他,說為有智人。](二)信是相信業報因果,非由他生,故能捨棄身口意十惡業,實踐十善業。離惡能脫地獄等四趣,行善能感人天王富樂,由定梵住空,得受梵等樂。(三)彈破外道無義苦行是非法,[若但行苦行,決不生善法,以離智悲故。](四)離我我所、有無二邊,即是涅槃解脫。[若略說邪見,謂撥無因果,此今非福滿,惡道因最重。若略說正見,謂信有因果,能令福德滿,善道因最上。由智有無寂,超度福非福,故離善惡道,佛說名解脫。](五)八不中道(不生亦不滅,不常亦不斷,不一亦不義,不來亦不出)、六大、五蘊、十二入、十八界皆空無我。

二、〈雜品〉第二
有二個重點:(一)唯法(一切法無我、不二)是正治,因法天下愛,因非法遭憎惡。(二)勸善行、誡惡行。依正法修行,可得佛之三十二相莊嚴果報。

三、〈菩提資糧品〉第三
有六個重點:(一)有學、無學、聲聞、緣覺的福不可量,佛的福更遠勝於它們,具三十二相、八十隨形好。[諸佛色身因,尚如世無量,況佛法身因,而當有邊際!世間因雖小,若果大難量,佛因既無量,果量云何思?](二)佛的功德來自福慧行。[諸佛有色身,皆從福行起;大王佛法身,由智慧行成。故佛福慧行,是菩提正因;故願汝恒行,菩提福慧行。於成菩提福,汝莫墮沈憂;有理及阿舍,能令心安信。](三)菩薩發悲心救度無量眾生,[此無邊眾生,菩薩依大悲,從苦而拔濟,願彼般涅槃。從發此堅心,行住及臥覺,或時小放逸,無量福恒流。](四)因果相當,菩薩無量福慧行,故離無量苦,得無量樂。[福量如眾生,恒流無間隙;因果既相稱,故菩提不難。時節及眾生、菩提與福德,由此四無量,菩薩堅心行。菩提雖無量,因前四無量,修福慧二行,云何難可得?福慧二種行,如此無邊際,菩薩身心苦,故疾得消除。惡道飢渴等,身苦惡業生;菩薩永離惡,行善苦不生。欲瞋怖畏等,心苦從癡生;由依無二智,菩薩離心苦。](五)王者應該建立寺塔、佛像、供養四事及莊嚴具。(六)王者應修六和敬等法、書寫讀誦布施佛教阿含經及論、筆墨、起學堂、供學士、發展農業、起伽藍園塘湖亭屋、提供草蓐飲食薪、起寺亭館、造井池施飲、照顧貧病、隨時補充飲食果菜及新穀、提供食衣住行醫藥所需、施食餓鬼狗鼠鳥蟻等、救濟急難、息境內外劫盜、平物價鈞調、自如理觀察八座等判事、施捨內外財莊嚴具、謹持正法說法度人、廣聞思修、莫讀外邪論、不自讚譭他、自利利他。

四、〈正教王〉第四
詳論王者應行之道:行正法、受善人語、無瞋、知恩施財、興建大事、歸依三寶、惜物守財、如本修理先諸王所起天神廟宇、離殺常行善、持戒愛容舊、巧增財無諍、清淨無積聚、平等與彼食、道德無求人、無貪聰智善、不侵法畏罪、 了正論行善、親愛四觀淨、柔和有大度、無放逸恒善、知人善任、喜心善教誨、不求名欲塵、大慈大悲、守五根不緣五塵、心不分別、觀五蘊空、無取無分別、般涅槃如火、護持大乘、四依四不依、教導百姓施戒及忍辱。

五、〈出家正行〉第五
有二個重點:(一)修行佛法之道,包括敬心修禁戒、起正勤心捨離五十七麁類惑、修治施戒忍勤定慧悲七法(施生富戒樂,忍愛勤焰熾,定靜智解脫,悲生一切利。此七法若成,俱得至究竟,難思智境界,今到世尊位)。(二)菩薩的十地思想:1.初歡喜地,由三結滅盡及生在佛家,現前修施度,可得轉輪聖王之果報。2.第二無垢地,身口意十業清淨,自性得自在,現前修戒度,可得仙人天帝釋之果報。3.第三明焰地,寂慧光明生,由定及神通,欲瞋惑滅故,現前修忍辱,可得夜摩天帝之果報。4.第四燒然地,智火光焰生,精進度現前,可得兜率陀天主之果報。5.第五難勝地,魔二乘不及,定度得現前,可得化樂天主之果報,迴二乘向大乘。6.第六現前地,正向佛法故,由數習定慧,證得滅圓滿,般若度現前,可得他化自在天之果報,能教真俗諦。7.第七遠行地,遠行數相續,於中念念得,無生及無滅,方便智現前,得為大梵王,能通第一義,證方便勝智,六度生無間,於三乘世俗,為最第一師。8.第八童子不動地,由不出真觀,無分別難思,非身口意境,願度常現前,勝遍光梵主,淨土等自在,二乘等不及,於真俗一義,俱修動靜故,行二利無間。9.第九善慧地,法王太子位,此中智最勝,由通達四辯,力度常現前, 為遍淨梵王,四答難無等。10.第十法雲地,能雨正法雨,佛光水灌身,受佛灌頂位,智度常現前,為淨居梵王,大自在天王,智慧境難思,諸佛祕密藏,得具足自在,後生補處位。

《寶行王正論》的十地思想,是順著部派佛教而開演的,把十地配對於欲界天和色界天,應屬於大乘最早期的菩薩思想,迥異於中後期的大乘思想,這是最值得注意的地方。

即使其他的早期大乘經論,對於十地的內涵也有不同詮釋,如《十住經》說:[諸菩薩住是歡喜地,念諸佛故生歡喜心、念諸佛法故生歡喜心、念諸菩薩摩訶薩故生歡喜心、念諸菩薩所行故生歡喜心、念諸波羅蜜清淨相故生歡喜心、念諸菩薩與眾殊勝故生歡喜心、念諸菩薩力不可壞故生歡喜心、念諸如來教化法故生歡喜心、念能為利益眾生故生歡喜心、念一切佛一切菩薩所入智慧門方便故生歡喜心。]

甚至連署名龍樹菩薩所著的《十住毘婆沙論》也說:[菩薩如是得初地已,名生如來家。一切天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、天王、梵王、沙門、婆羅門、一切聲聞、辟支佛等所共供養恭敬。何以故?是家無有過咎故。轉世間道,入出世間道。但樂敬佛,得四功德處,得六波羅蜜果報滋味,不斷諸佛種,故心大歡喜。是菩薩所有餘苦,如二三水渧。雖百千億劫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於無始生死苦,如二三水渧。所可滅苦如大海水,是故此地名為歡喜。]

從中可以串連起佛教思想的演變過程,由根本佛教而原始佛教,繼之部派佛教,終至大乘佛教的顯密雙道,每個階段都是隨順眾生根機、社會情境、心理需求、思想文化背景而方便施設,即所謂四悉檀:世界悉檀、對治悉檀、各各為人悉檀、第一義悉檀。

陸、結論
《寶行王正論》的領導統御之道,不離菩薩道的修持,而菩薩道必以解脫道為基礎。解脫道是領導者的修養功夫,菩薩道是無為而治的統御,透過利他而自利。此中,並無現代領導統御學所強調的典章制度,純粹是自動自發的修行典範;領導之道是不變的體,而統御之道是通權達變的用,所以典章制度是隨著時空因緣而改變的。這可以說是領導統御的理想境界,或許無法適用於非修行人及複雜的現代情境。後世佛教團體訂有清規或章程,可補這方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