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五蘊游戰

    五蘊游戰

    黃千華
    2010/01/04

    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是我們擁有的[五蘊],它們的本質是[妄想]。

    妄想,我們凡夫的心中充滿了妄想,是不幸,但也很幸運。因為妄想來自我們的佛性,也就是真心。妄想埋下的,你可以說是隨時會被引爆的炸彈,但是如果小心一點的話,可以沿線追回失聯的真心,叫已發瘋的那顆妄心停止。

    [行]確實是最幽隱的一種妄想,因為必需連自己也騙過去。我們從不能,也絕不會,承認自己的自私。那種要和別人幹架起來的癮,我們抵死不承認。別人其實可以輕易看出,但是別人也忙著抵死不承認他的幽隱妄想。幽隱妄想是不能見光的,一見光,就沒有存在的理由,因為太晦暗,太無明,太可笑了,邏輯絕不通,但是我們都太執著於自己的幽隱妄想 。

   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幽隱、混亂起來。

    這個世界怎能不混亂?

    每個人都掩埋自己的動機,儘量掩飾,大量掩土,使沙塵四溢 ,最好連自己也被矇,受著灰沙撲鼻的苦,好像都是最大的受害者,才可以無辜的去執行自私而可怕的願望。

    每個人都很喜歡假裝自己的無辜。

    就像大家喜歡的美少女,就是一臉無辜,天使面孔,永遠沒有自己的表情,深入和自己真心連結的想法完全被禁止。

    那我們被允許的[想]又是什麼?沒錯,全都是[融通妄想]。我們的心很忙,隨時隨地一直在找藉口。每當有遇到被人質疑的時候,我們的反應都很快,不假思索就回答。因為藉口成箱堆在每個角落。我們的生命不可能是享受,因為我們的屋子根本不是生活的地方,已經變成藉口的倉庫。藉口好像[行]這把槍的子彈,彈藥庫必需要足,才能每場都打贏。彈藥必需唾手可得,因為游擊戰從未停。

    我認識一個迷失在槍林彈雨,[想]裡的人。她很吵,沒辦法安靜下來聽你說一句話。你說一句話,她馬上找你的動機。好像要看見你亮出槍來,交出誠意,她才可以明目張膽亮出自己的,她的是機關槍。她的[想]是連環的,連珠炮,劈哩啪啦劈哩啪啦,配合她的機關槍,一股腦兒,把五花八門的藉口,不留空隙,向空中掃射。

    世界煙霧瀰漫了。

    世界充滿了她的聲音,就好。

    世界就是她的,她解釋的。

    她掌控。

    充滿她的氣味。

    和她生活在一起的話,有任何[受]完全是虛妄的。

    如果被她養大的小孩,一生只為證明[受]的絕對虛幻性。

    全部都是顛倒的,整個世界都顛倒了。

    我們迷失在自己的混仗裡,感[受]著身歷其境的聲光,在虛擬戰爭裡[受]封,沉迷於[受]騙。[受]真是名副其實的[虛明妄想],本來就是虛幻而飄忽不定,但是又可以變得如此巨大,讓我們長久生活在虛擬世界裡而不自知,竟也不怕[受]傷。

    真實的世界因此被冷落了。

    我們熱衷著自己的曾經,曾經都裝在阿賴耶[識]裡,以一粒一粒種子的形式。那裡有各種成罐[顛倒妄想]做的戰爭因子,使世界沒有戰爭的時候,也可以隨時隨地開打。

    游擊戰此處彼處發動著,仍未停歇。

    而火藥充足,來源供應無虞。其實越打越足,因為不單種子能起現行,現行更可薰出更多新的種子。因此放心,我們一定所向無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