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戲如人生

    戲如人生

    黃千華
    2010/01/03

    戲劇治療的方法,有很多種,其實只有一種,不同的是切入點而已,還有治療者關照的廣狹、粗細、高下。製造外境,令患者身歷其境,令種子起現行,廣義來講沒有對錯。但如同所有的行為,即使是治療也是製造種子的機會,所以治療者如果不謹慎,在和患者言談互動之間又形成新的種子。

    粗略來講,戲劇治療是日常生活的反向操作。

    也就是,日常是心被外境所吸引,因為有種子在第八識,往外攀緣就有了各種受、想、行。戲劇治療走的便是相反的道路,透過[受]、[想]、[行],也就是[心所],最常用[情緒]的宣洩,來回溯到源頭[心王],去尋找[種子],釋放[種子]。

    演戲、戲劇治療和生活,其實是同一件事。只是一般人不知道。

    演戲的演員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事,是令種子起現行,利用種子來達到戲劇效果。

    生活的人也不知道,為什麼要帶著種子,不斷回到人間的舞台上。

    學佛的人可能知道[種子起現行,現行薰種子]的原理,卻不知道生活本來是一幕幕舞台劇。種子起現行並非懲罰,而是一種恩典。因為某樣情境還沒有看清楚,所以保留下來,在不定的時刻,可能下一世或這一世,當情境回來,可以再一次排演,來深入體會。

    也就是說,我們本來就是演員,真如心派給我們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,令我們來到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六塵面前,做什麼?我們每天都要重覆做同樣的事情。吃飯、睡覺、作夢、起床、刷牙、洗臉、穿衣、出門、遇到熟人、遇到陌生人、上班、下班、搭捷運、搭公車、搭電梯、買東西、選擇餐廳、打電話、約會、發呆、抬頭望天、打電腦、上網、看電視、聽音樂、跳舞、去國外度假……

    重覆。

    其實我們的生活只是在重覆。

    除了動作上重覆,還有另一層面,情緒上、生活境遇上的重覆。時空看起來不同了,情緒卻是連續的,現在接續著過去,未來接續著現在。當然由種子來負載這個使命,舊的種子,新的種子,不斷交接。

    六根遇上六塵,有了作意、受、想、思,接下來一連串情緒層出不窮。如果不修行,不清除種子,那麼藉由種子的連接,種子不斷起現行、現行不斷薰種子的結果,很多是重覆的,太多了,生生世世。

    然而[重覆]就是演戲,因為它正是職業演員的最有力工具。

    是重覆的排演,令普通人成為演員。

    是重覆的細微分解一字、一句、一個動作、一個眼神,當字和字之間的空隙也分解成好幾格,每格填滿了演員每次排演時回應情境當下所產生的思緒,使每次排演緊密結合,這樣來支持最後的演出。

    那一句台詞,就成為一幕戲的一織、一經或一緯。

    許多演員的許多台詞連織,就成一疋布。

    靠著演員彼此間關係的緊實,織出一疋扎實的戲劇演出。因為練習過一千次,所以精確,充滿張力和說服力,讓觀眾身歷其境。

    這個過程是演員漫長的路。然而,生活和戲劇是同一件事。

    生活也是一條漫長的路。

    只是生活的人不知道演戲,更沒有耐心去分解日常動作。

    演戲的人有耐心,但不知道學佛,不知道緣起性空,不知道一切皆空的道理。不知道種子的變化,把種子當成了真實的自己,認同了任何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情緒。他們比一般人擁有更多的種子,靠著種子來成就自己的細膩,好像多活了好幾世,但不懂得分離,不懂得保持一段距離。他們不知道認同也是一種假象,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有個第七意識,不知道這個自我中心的第七意識,可以轉為平等性智,可以銷融,讓自己和別人、所有的眾生融為一體。不知道自己所體會的,其實也是為別人體會的,眾生有苦,所以我有苦,眾生有病,故我有病。不知道天地之間,這一切巧妙的連結。因而常陷入在情緒泥沼中,以為是自己所特別持有,是屬於自己的財產,因而不得自拔。入戲困難,出戲更難。

    學佛的人知道泥沼的產生過程,懂得許多法門去避開,很快的提升自己到平靜的境界。他們卻不知道排演的妙用,不知道混亂有時候有大用,不知道全然的放自己在一種情境,可以更輕易的全然離開。他們很容易帶著不同的大罐子,裡面裝著只剩一滴但是怎麼也去除不掉的習性。很容易缺乏細心去體驗生活的決心。

    如果學佛的人知道演戲,如果演戲的人知道唯識,就可以超越戲劇治療,因為生活的輪迴,本來就是戲劇治療。

    就好像懂得藥食同源,吃飯的時候小心選擇,細嚼慢嚥的話,根本不用吃藥,每天吃飯就好。也許不是大家習慣的那種享受,但絕對是一種享受,清靜的享受。

    這也是我們想做的。不必吃藥,不必做戲劇治療,只要讓每個人[生活],[生活]就夠了。藉著演戲的經驗,讓每個人能夠在生活的每個當下,享受如演員般的樂趣。因為有了佛法的依靠,進退自如,更加能夠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個片刻,對每一種[情緒]可以更加平等、平靜的對待,勇敢與之對話。其實就是對自己的[心]開放,當沒有障蔽,真如心自然湧現了。

    一齣舞台劇排好,接著是巡迴演出。

    好的演員非常享受這個過程,因為他可以不斷的進步。這也是一種重覆,更高階段的重覆。這種重覆,可以非常任運自在。

    可以讓之前止於劇本的細膩習性,開放出來流竄在舞台的每個走位,和別的演員之間的關係,甚至在沒有你的場景,進而觀眾座席,甚至進入觀眾的思緒。

    精采的演出感動人,可以使觀眾的種子起現行。好的劇本,進一步提供化解種子的智慧。

    我們,像演員一般生活的人,安住在每個動、靜,更有餘刃觀照萬物、萬法,智慧也在之間磨成金剛一般,住如不住,如實反照真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