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小龍女

    小龍女

    黃千華
    2009/05/26

    2009_5_26
    今天我的月經來了,身體比平常容易累。

    可是所有的不舒服卻又比平常容易消散。

    心情也是一樣,很容易被憂鬱覆蓋,但下一秒好像又被慈悲覆蓋。

    女人的身體和一生是很奇妙的。

    有一次我在一座很自然的農場裏,計畫每天要打坐三次,可是月經一來,本來寧靜空靈的膜就突然被戳破了,外面的紅塵洩漏進了身體,一點都不想打坐了。

    但我並沒有因此而洩氣,因為這樣反而提起我對空性的回憶,新鮮的記憶立即拿來和五濁眾生的親身經歷對比。

   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當女人,最常被困擾的不是月經,反而是一些惱人的定義。

    記得青春期的時候,每一次媽媽要和外婆去廟裡燒香拜拜,就會很小聲的問我,那個有沒有來?

    我真的很困惑。

    如果佛菩薩是大慈大悲的話,為什麼會把虛弱的我排除在外?

    [因為很髒。]媽媽這樣回答。

    從此在我幼小的心裏,就被媽媽去的那座廟裏的菩薩蒙上了一層陰影,因為如果祂認為無辜的我身體裡面有因緣和合的紅色液體要排出,所以是髒的話,那一定是祂有顆不夠透明的心。

    爸爸在家裏擺了一座祖先牌位,按時祭拜。

    他每次上香都不忘記告訴我和妹妹,女人上不了祖先牌位,女人如果不想嫁,就去當孤魂野鬼,名字無論如何不能被保護。

    我聽了一直疑惑……直到長大了。

    有一天,我突然鼓起勇氣告訴爸爸:[那我不要拜了,既然,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要保護我。]

    可是那天在講《法華經》的時候,老師唸到第十二品,舍利弗說小龍女的那段:[女身垢穢,非是法器,云何能得無上菩提?]

    意思是說,女人的身體那麼髒,怎麼可能用來成佛。舍利弗是佛陀很聰明的弟子,連他也說這樣的話,真的讓人很難過,不敢相信。

    幸好,老師立刻說:[女眾們,要原諒要原諒要原諒啊……這樣說,是不對的。]老師說話的語氣充滿了真誠和慈悲,他說話的時候是沒有性別的,他的話就有一種讓人超越二元對立的勇氣。我當場決定,要進入空性,比在那裡生氣容易。老師的慈悲包容,讓我看見眾生都是平等,這句話是真的。

    這世為女人,上一世可能是男人。也許,我也說過相同的話,這樣傷害過女人……我在此深深懺悔,[往昔所造諸惡業,皆由無始貪瞋癡,從身語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懺悔。]……一切,都是因為平凡人貪心、容易憤怒、和愚笨沒有真正的智慧,想要獨自佔有貴重的物品。

    但,佛性是能被某一部份人所佔有的嗎?是能被列為某一部份人的特權嗎?

    就像佛性不能鎖在保險箱裏,也不能去銀行搶,所以也不必怕別人的定義會讓自己的佛性消失。

    因為,如果佛性有可能被別人掠奪或剝奪的話,就變成一般的寶物,只有一般的價值,可以棄之不理了!

    今天的身體有點無力,卻無比的輕鬆,想要衝上最高的頂端去,感覺到當下成佛的可能性。

    [爾時,娑婆世界菩薩、聲聞、天龍八部、人與非人,皆遙見彼龍女成佛……智積菩薩及舍利弗、一切眾會,默然信受。]小龍女真的成佛了!我翻到《法華經》這一頁,發現〈提婆達多品〉以此結束。

    女身如果成佛,都會感謝強調[女身不能成佛]的提婆達多們,因為接受這種羞辱可以修得很美的忍辱波羅蜜。並且也會像佛陀一樣相信,提婆達多日後定能成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