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動中修

    動中修

    黃千華
    2009/04/19

    林德蘭 提供
    林德蘭提供

    今天是每個月第三個星期天,又到了[一日禪]的時間,但老師不在,由同參道友代領我們。

    同參道友說,大家不要擔心,老師不在不能禪修,只要放下萬念,就能禪修。

    如往常早上九點開始。在真正靜下來禪坐之前,我們先行禪,繞著佛堂行走,然後做大禮拜,膝蓋不著地的,可以消除第八意識裡的種子。

    我發覺我的心思變得比以前細,分布在行動中的身體:關節、筋骨、肌肉、細胞內。比較沒有時間去發展我那日常綿綿不絕的思緒。動作佔據著第六意識,讓第六意識很忙,但不亂。然後,好像更放鬆的幾個片刻,第六意識也停了,就被佛性接手,似乎有些這種感覺,似乎有什麼拉著我。心是喜悅的,我的關節也比往常鬆。眼睛的眼界好像往上開闊了,脖子和脊椎自然的比平常直,很多壞姿勢瞬間被調好的感覺。整個人非常放鬆,好像過去日子自己綁到自己身上的枷鎖,瞬間被打開,覺得好像回到小學,那種享受,連行走在路上都是一種享受,輕盈的享受。正想著,這跟爬山的效果差不多。

    [一日禪竟像是爬陽明山……那麼輕鬆…]同參道友就跑來跟我說。

    同參道友已經帶我爬三次陽明山了。每次都繞著平等里。

    但每次走不同的路,沿山間不同的渠道行走,從這山繞到那山,每次都回到平等里。

    繞到擎天崗那次,我們沿路上發現一叢叢不同但都因春天而燦爛盛開的野花,因為本來沒有預期,更加感覺驚豔。

    而從故宮上去那一次,我們卻走到一畝異常美麗的菜園。那是人耕種的,卻放射著大自然的生命之光,上面飛舞著一隻隻美艷絕倫的花蝴蝶,我敢說這農人的耕法一定不一樣,小心翼翼,追尋、尊重著自然吧。

    [我把老師也當成陽明山在爬!]在陽明山的水渠道旁,我聽見同參道友

    語出驚人,但我卻懂,因為他用他的方法,這樣領我走過山路。

    老師說的課,千變萬化,綿延漫長,卻像同參道友走的蜿蜒小路,都是有方向,而且從來沒有離開佛法的真實義。每一條路都細走過,起點回到原點,怎麼走其實都不離開這山。但走過了,一切就不一樣。身體被洗禮。生命被淨化。褪卻所有庸俗外衣,見赤裸純白自己。

    課可以一直講一直講,也可以一直聽,像同參道友一聽七、八年。

    [我想把老師思維走過的每一路途,都走過!]

    就像走陽明山一樣,同參道友反反覆覆一個人走,到今天可以帶我,甚至路上隨機遇見的人,一窺山的多樣真實面貌。就是這樣了,生生世世在這山頭繞,也不枉,當下即是了,反反覆覆生死輪迴間,也不再期待某一天某一剎那,或許會瞥見永恆的涅槃。走,就是了。沒有走,卻已走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