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千江有水千江月

    千江有水千江月

    林雪紅
    2009/03/27

    印度阿育王治齋宴請天下僧道,眾人皆已來過,唯獨平垺爐尊者延至日落黃昏之時才到。王乃問道:[如何你來得這樣遲?]尊者答曰:[吾赴了天下人的筵席。]王叫奇道:[一人如何赴得天下筵席?]尊者曰:[這您就不知了!千山同一月,萬戶盡皆春,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。]《四世因果錄》

    週五禪修畢,午齋時,老師提到元亨寺已故開山住持上菩下妙長老,將於大仙寺荼毘。令我回想起去年十二月八日,維鬘一行人南下白河弔唁太師母時,老師和師母曾經帶領我們到關仔嶺大仙寺及碧雲寺一遊。因此,我說蕭麗紅居士膾炙人口的長篇小說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中的重頭戲──女主角貞觀的大舅媽即是在碧雲寺出家。

    依稀記得大舅媽是一位終身忠恕忍讓丈夫,展現愛情與人性極致的偉大女性。因心繫丈夫之安危,曾許了[出家侍奉佛祖]的願,為還願,她毅然割愛辭親,落髮為尼。而貞觀也在陪伴她三進三出碧雲寺的過程中,幡然省悟自己,貪痴未已,愛瞋太過,以致今日受此倒懸之苦。休戀逝水!一旦堪破情愛的虛妄性,她將一切痛苦[還天還地,還諸神佛],以此作為結尾,有著超年齡的憬悟。

    席間,老師的一位得意門生,施師兄接著說:[蕭居士的學歷不高,但才高八斗,幾部著作皆蘊含甚深的老莊及佛家哲理……]此言觸動了我一向孺慕中國古典文學的心,也興起了重讀此書的念頭。

    回到家中,立刻找出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捧書展讀。翻開二十八年前購得的書,心穿越時空,回到七十年代那段青春飛揚、文學氛圍濃厚的歲月裡。原想就著舊時的印象,只讀後半冊,了解始末就好。誰知僅讀了兩三章,即為蕭居士的才情所震懾──錦心繡口,文字猶如偈語,風格凝練,斐然成章──而愛不釋手。她描繪中國人溫潤、淳厚的情愫就像[江水一直在流,只要有水在就有月在]的含蓄;鋪陳大家族裡人情間的瑣屑,因親情、愛情、生死,而有矛盾、糾葛、迷茫,也有淚水交織成的人倫關係;著重闡發中華文化薰陶下所特有的寬恕厚重,相互悲憫體恤的美德;文字佈局格調有紅樓夢的味道,但以佛學思維貫穿。小說的情節、境界幾乎達到一個空靈完美的境地。

     
    報化非真了妄緣,法身清淨廣無邊;
    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。
     

    這一週,我放自己的假,放下了佛經,捧起了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,浸淫在蕭氏古典詩般清雅蘊藉的文句裡。文中俯拾皆是的佛言佛語以及所呈現閩南文化精緻的內涵,在在顯示出她覽飽羣籍的博學和統攝融貫義理的智慧;運用剔透的領悟力和觀照力,賦予此書更高層次的生命反思,才華洋溢、游刃有餘,令人崇敬讚歎!

    余光中先生曾說:[當我死時,只要確信自己能活在中文,最美麗最最母親的中文裡,僅此一念,即可含笑瞑目。]以能使用中文為幸,悃款之辭,道盡他對母語的熱愛。然對我而言,尤有甚者,我以能閱讀中文佛經為幸,因聞法有如醍醐灌頂,使人茅塞頓開。

    文學誠然真善美,可為五濁惡世留下一片清涼,這是一種布施,但它總是在有為法中探求,與煩惱雜染相應,是有漏的。想從文學藝術中求解脫是有限的解脫,欲求得究竟解脫唯有向佛家叩門。相較於世學,佛學是站在至高點,因為佛法完全涵攝了世間任何想要離苦得樂的方法。只要依佛之教誡,如實知見,修習四諦,法次法向,乘坐戒定慧馬車,行於八正道,即能趨向寂靜涅槃境界,永斷生死,常住安樂。

     
    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;
    一月普現千江水,千江水月一月攝。
     

    二十八歲時初閱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,二十八年後,以禪修因緣再次展讀。唯覺在這濁流滾滾的紅塵裡,重見如此細緻深沉的舊式愛情,見彼清水涓滴之善女人,令心的熱惱止息,一片清涼覺受。

    [女子弄文誠可敬,那堪詠月更吟風]。在此,謹向可敬的蕭麗紅居士合十禮敬!
     

    後記:本想將此文控制在一千二百字內的書寫鍛鍊,但因潛藏的浪漫情懷所致,字數還是超過了。希望以後的筆力能更洗鍊,文字風格更簡約,能紀錄修行體悟及內省的理趣就好。若過度尋求形式優美,執著章句,必會[懷文忘用],與道相違。前陣子我有用心研讀老師的文章,我會看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