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悲欣交集的九十七年─ 從解脫道到大乘佛法之生死觀

    悲欣交集的九十七年

    ─從解脫道到大乘佛法之生死觀

    林雪紅
    2009/01/10

    九十七年倏忽已過,回首過去的一年,最堪告慰的是,尚不負老師的教誨,從年頭至年尾,始終手持這隻生澀的筆,努力記錄修行的體會與紅塵中的煩惱事。從豁然契悟法理的喜悅寫到失親之痛又從悒鬱不樂寫到心開意解、法喜充滿。歲末回首,不禁感嘆,這真是個悲欣交集的九十七年。

    生命如電光朝露,虛幻短暫。去年兩位親人,在家族中屬出類拔萃者,一老一少竟先後罹患重症。年少者已於年底前辭世,長眠雪梨;年長者,尚躺在病榻上與惡疾纏鬥,由於未能以法調伏煩惱,身苦心更苦。這兩位原是眾親友所仰望的對象,一年間,卻是被俯視的時間居多。

    [死別已吞聲,生別長惻惻],博地凡夫情執深重,執著[有我]的無明行,在面對生死不自在與恩愛別離的苦痛時,死亡遂成為一面永難掙脫的羅網。

    論及[無常],世人皆以為消極、悽涼而避談或漠視之,但是它才是宇宙人生實相,無視之,難道它就不存在了嗎?法爾如是!在正法﹝達磨﹞的勝義中,諸所有受悉皆是苦,理由正是一切諸行無常,無常故苦。究竟是[誰]在受苦?生命的省思肇始於無可奈何的苦迫。

    苦迫源自五蘊、六入處、緣起這些[諸行]所引生的無常變異,令眾生不能作主。是以佛陀所教導趣向解脫之道,就是和[諸行]、[諸法]息息相關。《佛本行集經》卷四十八說:舍利弗尊者憑藉著馬勝比丘宣說佛陀的教法[諸法從因生,諸法從因滅],當下徹悟[生滅滅已、寂滅為樂],遠塵離垢,得法眼淨,由外道轉向,改投明師,皈依在佛陀的座下。如實覺知一切感受皆依緣起、無常、無我、無自性;正念、精進,安住[三依一向]﹝依無常而遠離、依離欲、依滅、向於捨﹞根本作意,離斷愛取證得苦滅。

    生命的實相是什麼?佛陀說:生命是隨緣生、隨緣滅的現象,無常,沒有實質不變的[我]或[我的],只有不斷的生滅。何謂死?佛說:沒有一個[誰]在死,而是有生故有死。也沒有一個[誰]在生,而是眾生身壞命終時,心意識仍有我執及愛取,以此業力而繼續受生。

    是故,只有緣生緣滅,沒有生死;若煩惱永斷,無所取著,便不再受生。可是凡夫俗子如我等不明真理,顛倒妄想,希冀[常一主宰],以深固的[我見]而生愛欲故苦。佛弟子當精勤聞、思、修正法,轉化自我的心意識,洞見身心[無我]的實相,觀無常,遠離世間憎愛二苦,持續淨化身語意三業,培養正智,以顯發內在清淨的佛性。

    十六年前的十一月三十日晚間,二姐舉家自台北飛往雪梨定居,十六年後的同月同日同一時間,外甥在雪梨醫院嚥下最後一口氣,永別了一對哀慟的白髮人和憂惱的世間。聞訊之際,我雖嗒然若失,但也為外甥能自侵肌徹骨的苦痛中解脫出來而感安慰,腦海裡浮現起蘇軾的詞:

    有情風萬里捲潮來,無情送潮歸。

    人間世,來一遭,正如多情的風萬里捲來潮水,只待時節因緣一到,就無情地隨浪歸去了。只是潮汐有往返之時,逝去的生命卻永不復返。趙州禪師云:[雨無花猶落,風無絮自飛。]即使沒有雨來摧殘,花也會自己凋謝;沒有風兒吹拂,柳絮也會自行飄零紛飛。

    兩位大師的詩偈,皆是在昭示[諸行無常]、[緣起性空]的真理法則,表面看似無情,卻隱含著慈悲的意涵。說[無常],絕非教我們陷入苦的漩渦,而是幫助我們認清[非我、非我所],於觸境時守護六根,不攀緣執取,平等捨離苦受、樂受,心不隨境轉就不受無常苦迫。

    阿含的修行多談[苦、空、無常、無我];大乘佛法則爽利地將之濃縮為單一的[無自性空]──當體即空。它教人直觀諸法如夢如幻,如水中月,如燈影,一切皆虛妄不實,使心無所住、無所染著。既知無ㄧ法可得,[當觀之如虛空,得令入涅槃]。般若行者由此徹悟並實踐空觀,蕩相遣執,離四相的執取,於念離念,解粘去縛,是阿羅漢的境界。若進一步發菩提心、大悲心,以紅塵為道場,歷緣對境修,焠鍊出人生智慧,是行菩薩道。從弘法度眾中,了悟[煩惱即菩提]、[輪涅不二],行於中道,運用慈悲、智慧、方便令自己與眾生皆共成佛道。

    佛陀說:[出息不還則屬後世,人命在呼吸之間耳。]外甥年華正盛,誰料會驟然往生?我在傷痛之餘,驚覺身體、生命是如此危脆,無常如此迅速?我們眼下所擁有的家庭、親眷、事業、財富、學問、經驗、師友……在轉瞬間也將成為過去,化作塵煙。我當思惟[諸法如幻,知幻即離]。提起正念,把握當下,直下承擔,聞思修以斷惑證真。

    同時,我也關照到自己也有很深的情執─來自親屬的受用相應愛。《披尋句》裡云:在家位有兩種貪愛,使人陷於一切的苦惱中不能出離。由親屬尋思、國土尋思之所擾動,而有種種思惟分別,生憂戀心,障生喜樂。

    因著無明所蓋、愛結所繫,眾生才會長夜流轉生死,一世又一世,業果相續,演出人間一齣齣恩怨纏繞的戲碼。佛在《楞嚴經》中警策我們:[汝負我命,我還汝債,以是因緣,經百千劫,常在生死。汝愛我心,我憐汝色,以是因緣,經百千劫,常在纏縛。]可嘆的是,世人多逐妄迷真,不明[業感緣起]之理,不願俢習戒定慧三學,淨除一切業障種子,甘願受縛。

    年底,兩位在外地就學的兒子剛返家,就說要去參加跨年倒數計時,我說:[這麼一大早就要去跨年?]他倆雖面有愧色卻笑而不答。早餐過後,兩人各自揹起行囊就說拜拜。我心中不免嘀咕著:盼望了三個多月,才見到面,就說再見?!可見得為母者時時憶念子女,而子女卻未必曾憶念母親。

    近子夜,煙火聲、爆竹聲,震天價響;車聲、人聲、眾聲喧譁,洋溢著年節歡樂的氣氛。我打開窗戶,見街頭人潮匯集,如流水般湧向 101 大樓。我邀約先生說:[近在咫尺,何不也去跨年?]於是,兩人披上外衣,下樓,冒著冷冽的寒風微雨,走到京華城。遙見夜空中聳立的 101 大樓,竹節似的建築物已籠罩在煙火四射的火樹銀花中,在暗夜中顯得璀璨又孤高,有種懾人之美。101 奢華的煙火秀未止,京華城更炫爛的煙火就已登場,人潮又開始流向此處。我倚靠著京華城的欄柱,看著摩肩接踵的芸芸眾生,愴然獨思。

    同樣是見[城中煙火洞然],凡夫為五欲所牽,猶如無知之飛蛾投火,自取焚身;而釋尊即時說偈:[一切行無常,生者必有死;不生則不死,此滅為最樂。]揭櫫緣起正見是生命實相,有如在大闇冥的三界裡,點亮解脫的明燈。

    同樣是面臨命終,凡夫[以愛欲交錯,心中濁興],貪生畏死、懊惱不肯去,自苦苦他;解脫者如弘一大師則手書偈曰:[執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問余何適,廓爾忘言。華枝春滿,天心月圓。]若問我將何處安身?但見春滿花開,皓月當空,妙潔清淨,無玷無染,這樣的覺受真真切切,毋需言語。大師此偈隱喻自己將不久人世,曠達自在,悲智一如的境界,引人低迴不已。

    趙樸初大德書[一輪圓月耀天心],讚歎一代高僧悲憫的胸懷如明月之皎輝普灑人間──臨終者關懷生者,心中只有眾生、無我。大師戒定慧圓滿,解脫自在,所證的境界豈是凡夫所能了知?凡愚如我,但知他浪漫、莊嚴、光風霽月、悲欣交集的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