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讀《生命的真相》有感

    讀《生命的真相》有感

    林雪紅
    2000/05/10


    連接:
    閱讀老師文章:《生命的真相》

     


    老師的文章反應了深刻的修行經驗及內省功夫,是在課堂上較少被觸及的部份,彌足珍貴,看了令人深受感動,且更堅定學佛的道心。老師不以我是初心後學,資質平庸,上課中常適時點撥,讓我知非即捨;對於拙作的謬賞,我實感汗顏,但心知那是對後進的鼓勵,今後執筆將更加謹慎用心。[智慧如海卻又虛懷若谷]大概就是明眼善知識所共有的特質吧!

     

    美國研發原子彈的大科學家歐本海默(J.Robert Oppenheimer)曾說:[我和學生之間的關係,不光是我站在講台上喋喋不休而已。]意謂著師生之間應不僅止於傳授知識而已,應該具有更深層的良能關係:思想的啟迪及人生方向的指引。老師的角色在世間法是如此,在出世間的佛學教導層次就更高。弘法者所肩負的是啟發學人慧命,進而引導證入涅槃解脫,取證佛果。這是生命之學的教法,無怪乎自古以來佛教,尤其是禪宗特別重視師生因緣。

    因此,我很願意以這支平凡的筆,書寫一點對真理實相的覺察與感悟,以及在紅塵煩惱中所體會的法味,與諸位同參在道上相會,互相切磋琢磨、砥礪精進。更期盼佛弟子們都能從[正法]出發,同願同行於菩薩道上。

    平日聞思佛法,在[理]上,似乎若有所悟,可是一旦對境,分別思惟心一起,就為無明所主宰而迷惑顛倒。就像今晚,心裡因懸念兩位親人的病情而焦慮不安,情緒沮喪到不能安住於佛法上。幾次想要提起正念,捨離對[我]及[我的]愛取執著,但是心仍為愁結憂苦所據,無力遣除煩惱。學佛理應知曉,老、病、死、恩愛離別是宇宙人生實相,毋須執著也無可執著。因此,即使無常迅速、苦迫逼人,也只是因緣生滅的現象,非我、非我所,自性本空。我雖凡愚,亦當學習以法印作意,如實接受無常,離斷執取的苦患,告別自憐自苦的淚海。

    此時此刻,突然很想聆聽老師的開示解惑,向來很少碰觸電腦的我,生疏地開啟了維鬘網站,點選老師的[文字般若]。老師在<生命的真相>文裡說:[人生所為何事?不過是酬業罷了!]明朝憨山大師曾云:[不滅必受生,生必酬業債。]此語在今夜這般的氛圍裡恰如暮鼓晨鐘般撼動心靈。是啊!今生所受種種果報,無非是過去世所造業因,造業如負債,必須償還,直下承擔就是,若再推諉、怨懟、拒斥果報,只會在苦上加苦,如同受第二支箭。生命因[業感緣起]而形成,深藏於阿賴耶識的業力種子,如果沒有淨化,死後就會被業力牽引不斷輪迴。所以,今生最重要的功課是心甘情願地接受一切果報,斷惡修善,自淨其意;精勤於聞思修證,戒定慧圓滿。所謂宿業漸吐,新業不造,遠離各種熱惱苦迫,淨除一切業障,不再招感生死輪迴,讓眾生本自具足的佛性顯現。記得每年七月在道場參加瑜伽焰口法會,裡面有一首偈云:[定業不可轉,三昧加持力,無始諸障礙,一切皆消滅。]所要強調的也就是以修行之三昧力消減宿業。

    老師在文中提到印度人將人生規畫為四個階段:孩童期、成人期、退休後隱居修行,安頓身心期以及老年遊化人間,與人分享智慧的甘露,所謂教化眾生期。而在中國也有[少年如俠,中年如儒,老年如僧]類似的說法。在歷經中年滿懷壯志,終日在名利場上奔波營求後,一朝驀然回首,歲月已如雲煙消逝,徒得白鬢相伴的落寞。深感此身如寄,諸法如夢幻泡影,虛妄不可得,轉而向佛教叩問生命的真相。

    宋朝宰相王旦在臨終前告訴好友,他一心最羨慕的是做和尚,因為做和尚能[林間宴坐,歡心為樂]。其實,這般的境界也並非唾手可得,必須超脫世間的虛榮與羈絆,出家離塵俗,明經、悟道、通禪、了性,方能成為一位大慈大悲的解脫者。王旦一生位極人臣,品德高潔無瑕,是史上少有的賢相,死後諡為[文正],是繼范仲淹、司馬光後的第三人。世法成就已攀巔峰的他,亦潛修佛道。我在猜測,他應早能以般若空慧照見諸法的空寂性,參透人生的[本來無一物],只因不忍見眾生沉淪之苦,甘為眾生馬牛,故躍入江湖默默奉獻自己。

    時常心懷感恩,在生命的秋季裡巧遇佛法,開始過著有宗教修為、有禪心的生活。當我愈是深入探索經典法義,就愈歎服於法的深澈偉大與難遭難遇。《禮記、中庸》篇云:[得一善法,則奉拳服膺而弗失之矣。]五、六年來每日浸淫於經論,思惟法要,如親聆佛陀之教誡,不曾懈怠。生活中,時時觀照覺知自我身心變化以印證佛所說法,修正身、口、意三業。每當夜闌人靜,燈下伏案寫作,省思、記錄修行的體悟,耳聽清淨和雅的梵音,心因全然的專注而寧靜安定,無分別愛憎想,深深感覺到心的千千結正逐一解開,長年揮之不去的抑鬱感正一點一滴的消除中。

    [有卷在手,有管在握,有佛在心],一股幸福感油然生起。我豁然明白,生命中若有佛法,心裡就恆有春天的芳華。無論人生的際遇是順、是逆、是苦、是樂、是興、是衰,自由的心靈是可以不病、不苦、不受繫縛的。因此,我深信,今後即使行走在泥濘不堪的人生路途上,我還是能夠堅毅地邁開大步勇往直前,看到遠方無窮盡的希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