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石火電光時幾何,總因情愛受折磨

    石火電光時幾何,總因情愛受折磨

    林雪紅
    2000/05/10


    老師慈鑒:

    外甥陳則儒,民國六十七年生,今年剛滿三十歲,於國一時移居澳洲雪梨,迄今十六載,是醫學工程博士。去年春天預備要到新加坡就業時,發現罹患末期腸癌,乃接受一連串的治療。

    外甥是個[完美]的男孩,自幼即聰穎過人且溫良恭儉,品格高潔,猶如清淨不染淤泥的蓮花。病後才開始學佛、皈依三寶,但是對佛法的認識尚不夠深。九十五年二月他曾回台北,見我在讀老師所譯的《西藏生死書》,眼睛為之一亮,他說:[在全世界只要有華人的地方,不管懂不懂佛法都會想看此書,我回澳洲也要買來看。]但是據我所知,因無人為其講解,應是看不太懂。

    老師!外甥從九月至今幾度瀕臨死亡,這回大概是最後一次了。他意識模糊的時間居多,幸有一位年輕的大陸法師始終相伴。我們今天會通電話,若他清醒,敬請老師為之開示。謝謝!

    普願眾生早日解脫一切痛苦,寂然安樂!

    弟子
    雪紅敬上
    97.11.28辰時


    爾時,世尊詣城東門,見城中煙火洞然,即說此偈
    [一切行無常,生者必有死;
    不生則不死,此滅為最樂。]
    《增壹阿含經》

    * 97.11.28早上9:45老師在維鬘學會用手機向在雪梨安寧病房中的外甥開示,老師以[眾生皆有佛性]安其心,並引導往生善趣。外甥雖極度虛弱,但尚能清楚聽聞並且記下六、七個重點,我請求老師將之濃縮成三點,以便四大分解時受用。

    * 臨終者對於四大分解的受,顯示[心]的定慧層次,六道也是[心]的作用。生前聞教、修行,臨終時,自力與他力兩者結合,肉體雖痛苦,但心安詳,超越死亡的恐懼,死亡是證悟的大好時刻。

    * 97.11.30晚間,外甥在雪梨安詳往生。

    * 老師開示內容:
    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人人都有覺悟之性,有解脫自在、成佛之可能性。你已是佛弟子,當知世間是無常、虛幻的,合會必有離散,不要憂惱恐懼。

    色身是假的!肉體會病、會敗壞、會痛苦,但是心是可以不病、不苦的,因為心是身之主。你只要專注念佛,將心安住在佛號上,慈悲的佛菩薩就會在身邊陪伴你,幫助你往生清淨莊嚴的佛土。放下萬緣,正念分明不執取,保持正知、正念直到此生最後一刻,甚至通過中陰險境。


    老師慈鑒:

    星期二隨您去淡水為同參的母親助念,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助念,以前我是那麼恐懼死亡、害怕喪事。如今,有三寶威德攝護,有您的引領,我在法喜中參與了這場圓滿的法會。

    淡水曾經是我悲歡人生上演的場域,今日再踏上舊地早已是雲淡風輕,無愛也無憎。有情眾生如何從無邊苦惱的世俗諦轉化到第一義諦呢?無上法門就是聽聞釋尊大慈悲教法,用般若空慧[不受一切法];當這一念心和虛妄的境界接觸時,就要[不受一切法]。不取則不苦,心是可以完全自己作主的,只要不取不拒、不執著、不攀緣任何境界,就可以自苦惱中解脫出來。

    隨函附上九十三年我在淡水北海道場二日禪心得。那時學禪不到兩年,也才剛練習寫作不久,兩者的技巧都還很生澀,現在自己看了都臉紅,所以請老師不要笑我境界低。即便如此,還是很願意呈給吾師分享學生一路走來的歷程。

    當時幫我(key in)鍵入此文的同學,如今已在佛光山出家。他是位留美博士,擁有美、台兩地會計師執照,學業、事業、人生皆一帆風順,但他說:每每達成世間法的目標就是失落感的來臨,生命是如此虛無、空洞!直到他在美國依止中美寺,學禪坐並當義工、接觸佛法、如理思惟觀察,見僧寶行儀莊嚴,自覺找到真正皈依處。於是申請調職,自美返台,在台北道場禪修兩年後,在我師父的點撥以及其母親願割捨小愛的成就下,就讀叢林學院後出了家。

    順治皇帝讚僧詩云:[天下叢林飯似山,缽盂到處任君餐,黃金白玉非為貴,惟有袈裟披肩難;黃袍換得紫袈裟,只為當年一念差,我本西方一衲子,為何生於帝王家?]掙脫束縛、讓心自由,是我心底層的聲音,相信也是佛弟子們共同的心聲。

    [鐘鼎山林各天性,濁醪麤飯任吾年。]每個人的根機不同,所薰不同,志向不同,因緣,業力也不同,於是就延伸出千差萬別的果報來。我也有出塵之志,雖然家庭並無不美滿,但有時真想暫時放下眼前這一切,到山林水邊阿蘭若處,過著半個出家人的生活:專心致志讀經、寫作、修習止觀。七月十一日在高雄縣寶來溫泉旅館的那一晚,我靜立山間,心中有了悟處。(見暑期佛學講座心得)

    追隨老師修習大乘法,認同維鬘推動居士菩薩道,卻一再發出離心,真是慚愧!恐怕也是根性使然,我缺乏禪學者那種大開大闔、大機大用的氣魄!

    菩薩乘高於聲聞乘即在於證悟空性後,還能從空出假,回到人間萬法,嚴土熟生。禪宗著名的十牛圖,最高境界是修行者要[入廛垂手],也就是不戀棧證悟後的境地,勇於走入市廛人間,實踐利他度他的菩薩道。[菩薩道難行能行,難忍能忍,是菩薩為大悲願力所驅使],老師創立維鬘學會正是落實此一崇高的理念。

    行文至此,國際電話傳來噩耗,外甥已經在雪梨安詳往生。如果把人生譬喻為一齣敦煌歌舞劇,外甥這兩年的生命就像是[飛天]舞著天衣,進入了快板,急急飛舞著就要飄然而逝。他要自人生的舞台謝幕,任誰也留他不住。人生所必經的老病死,佛陀說親如母子亦不能相替代。只是痴心父母古來多,像這般的五內俱焚、痛徹心扉要如何承受呢?

    學習佛陀所說病中、臨終教法,用[過客]來看待、觀察[受]的生滅。我們的色身,就像旅舍;感受就像寄宿色身的旅客,剎那生滅,來來去去,永不停留。感受是過客,不是[我],也不是[我的],一切就只是現象的生和滅而已。調伏對世間的貪愛,放下執取,在痛苦中正知正念五受陰[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]發出離心,超越死的怖畏,這是唯一的[滅苦之道]。希望姊姊真正鬆開那雙緊握不放的手,不要再和死亡拔河,不要再抗拒無常,不要再愛取,勇敢地接受兒子的辭世,接受了就比較不苦。

    若無世間愛念者,則無憂苦塵勞患,一切憂苦消滅盡,猶如蓮花不著水。《雜阿含經》

    感恩老師給外甥的及時引導。夜已深,有因緣再續此文。敬頌

    法喜吉祥

    弟子
    雪紅敬上
    97.11.30子時


    老師慈鑒:

    上週一在法光寺,您很慈悲地關切我外甥之辭世,不料,事隔一日,太師母也以高齡往生。同樣是往生,不同的是太師母高壽九十五,而外甥卻只得年三十一歲。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,不是凡夫所能承載,二姊和姊夫涕泗縱橫、痛不可抑,悲傷的心情裡交織著愛與怨的矛盾情結,怎能不怨?將外甥培育至世法成就的巔峰,他未曾盡反哺之恩,即從人生的舞台退場,留下一對錯愕、悵然相望的老父母,情何以堪?

    因緣不可思議!我與外甥相隔千里之遙,九月以來他數次瀕臨死亡,意識模糊的時間愈來愈多,而我竟能抓準時間點,在老師有空、他也清醒的狀態下,進行人生最後的開示、引導。感恩老師以[眾生皆有佛性]引導外甥往生善趣,他不僅清楚聽聞而且能記下重點,於兩天後安詳往生。

    [病中的極苦,正是見法、證果的資糧,當內心抗拒身苦而煩惱時,最易覺察愛取是苦因。停止愛取,心得清涼,體會寂滅最樂]。外甥在生命的盡頭才開始修習佛法,時間雖短,但因面臨生死關頭,體悟和實證必超乎常人。相信他是明白要[正知、正念、捨心住],直到此生最後一個呼吸。我也力勸悲傷過度的姊姊精進學佛,將思念兒子的心用來修行(如老師開示:轉為道用),他時異日,佛會相逢,母子能在淨土中相會。

    唐.洞山良價禪師在<辭北堂書>中云:[乳哺情至,養育恩深,若把世賂供資,終難報答;作血食侍養,安得久長?]又說:[恩情斷處愛河枯,六根戒定香風引,一念無生慧力扶,為報北堂休悵望。]世間之甘旨無缺,承歡膝下終究不是至孝,惟有弘揚大法方能報答慈親罔極深恩。老師弘法利生,席不暇暖,正是實踐此一內涵,這是大孝尊親最佳典範,也是太師母一生中無上之榮耀。敬頌

    身心自在 法喜吉祥

    弟子
    雪紅敬上
    ※觀諸法如幻,知幻即離,離幻即覺。
    97.12.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