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市長官邸學唯識

    市長官邸學唯識

    林雪紅
    2000/05/10

    在市長官邸聽鄭老師講授《解深密經》迄今恰好滿四個月。我要很慚愧的說,由於自己唯識學的基礎太薄弱,回家後又不曾下苦功研讀,所以,聽課時常常是[霧裡看花,花非花]。也許是官邸的景緻太優美,文藝氣息太醉人,進度落後了還不知要警惕。每次上課,身端坐於綠樹蓊鬱的講堂內,卻放任心靈在滿庭綠意裡悠遊。一直到初春時分,心才從寒冬中甦醒,驚覺為何如此虛擲光陰?已入寶山豈可空手而返?我空負了世尊如此精深偉大的教法,也愧對老師諄諄切切的教誨。

    古德說唯識是[甚深最甚深,微細最微細,難通達極難達]的難治之學,《解深密經》是世尊入深定後所宣說最深最密的真理,更是其中之最。像我這般根基淺陋又是初心晚學,態度尚且如此漫不經心,今生哪有機會讀懂、讀通?思及於此,儘管曾經畏懼於唯識的結構嚴謹、組織龐大、文辭古奧難懂,不耐煩於名相的浩繁晦澀,當下收攝起散慢的心,展開經書,咀嚼文義,整理筆記並熟讀那些原本讓我有如嚼蠟的名相。

    學佛之初,受惠於印順導師,曾想就以[阿含、般若、中觀]系統,趣向涅槃,直接探究世尊教義的真相。但是在聞思佛法的過程中,也同時薰習到瑜伽唯識,因而知曉佛菩薩開示唯識正理,是為幫助佛弟子解除在修習菩提道時所遇的種種問題,使心不受境縛,漸次斷除煩惱,所知二障,證圓成實性。所以對修道者而言,唯識學極其重要。在老師的指導下,我也愈來愈認同[一切萬法,唯識無境]的道理。凡一切現象皆是緣前塵落謝的影子,故非實物;一切萬法皆是識的變現,皆是依識的[自證分]所變現的[見分]及[相分]。故諸塵境界,山河大地,有情無情,皆是此識所變現者,並無實體,故說[唯有識]。

    老師上課時,會特別詳細闡釋大乘三系在立論與方便之異同,幫助我們釐清法義上的疑惑,而我也儘量將所知歸零,諦聽善思念之。譬如,老師說性相二宗在真實的內涵並無差別,皆為一佛乘,皆是為令眾生入無上正等正覺。如來說法有時看似矛盾、對立,其實是依眾生根機不同,或是適應某一時空,所施設方便有所不同而已,不可執著!除上述法理法外,在行門方面《瑜伽分別品》闡述行者於深定中觀察的所得所見,讓人理解人生宇宙的實相、心識作用的奧祕,其精深微妙的禪定境界,實不是初學者所能心領神會。

    《華嚴經》云:[不能了自心,焉能知佛慧?無心於彼此,淨心見諸佛。]延壽禪師偈云:[千經萬論,終歸一心。]此一心法,是般若母,是以若了自心,頓成佛慧。修行還是要從[悟理明心]下手,悟後而修,才能有以上的憬悟。最近我在《百法明門論》上下了一點功夫,對於心意識的體相用作進一步確認,深感唯識學對心理的剖析細膩深刻,陳義脈絡分明,有助於佛法的思辨,若能將文義和實際生活相對照,那麼受用就更大。如今,我可以說是讀出一點趣味來了!

    每週三早上,我搭捷運在善導寺下車,步履輕盈地穿越忠孝東路,走在杭州南路寬闊的街道上,見迎面的路樹蔥翠如蓋,大地一片生機盎然。春天來了!春天帶來鮮活的生命力,驅散心靈的鬱悒與陰暗。我滿心歡喜的要去市長官邸上課,路過台大法商學院,特意穿越校園,想要親炙一下台大濃郁的人文氣息。漫步在古樸典雅的建築物間,觸目所見,皆是春樹蒼翠,枝葉成蔭,樹間夾雜著各色繽紛的花朵,昭示著春天的喧鬧,景色如詩如畫。莘莘學子在陽光的映照下,個個意氣風發,洋溢著青春豪邁的氣息。

    我想念起兩個摯愛的兒子,也因就讀大學,遠赴遙遠的他鄉,不能再朝夕相處。二十餘年相濡以沫的親情一旦中止,還真叫做母親的我無法釋懷。尤其過去六年間,我開始學佛,他們忙於中學繁重的課業,母子三人經常夜裡共讀,平等問學,平等分享彼此生命經驗的時光,最讓我念念不捨。其實在這無常變異的世間裡,有哪一刻不是[別離時]?世間有所依的愛,佛說是貪愛。貪愛、執取是眾生流轉生死、憂苦不斷的根源。若能正觀一切無常、無我、無我所,不起愛取,心不隨境轉,苦就滅了。

    徐州路四十六號,庭院深深的官邸,往昔是高不可攀的官宅,現今已轉型為平民修習藝文的場所。我在這裡向老師學習世尊偉大的教法,轉化生命的內涵,內心常有難以言喻的感動與法喜。三月八日,一位昔日的同參終於如願以償,剃度出家,消息傳來,同參們皆羨慕不已。只是個人有個人的因緣,不能強求,今生吾雖不能至,但我願在家精勤於法的聞思修,時時依正知而住,歷緣對境以止觀來調伏身心,離斷煩惱,行走於菩提道上,自利利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