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一江淡水向西流

    一江淡水向西流

    林雪紅
    2000/05/10

    兒子考上淡江大學,為了陪同他報到並洽談租屋事宜,顧不得體弱,準備冒著溽暑轉三班公車前往。臨行前,先生看我人未出發已是一副倦容,恐不堪旅程顛簸之苦,心有不忍,於是調開繁忙的公務,專程開車送我們。感恩先生的悲憫體恤!有了司機兼導遊,我頓時如釋重擔,心情輕鬆無比,愉悅地踏上淡水之旅。

    車子穿越喧囂繁華的台北市駛入關渡,視野豁然大開。搖下車窗,吸著晨間沁入心脾的新鮮空氣,不禁生起掙脫城市束縛的輕鬆感。晨曦中,朱紅色的關渡大橋橫亙在靜謐的淡水河上,背後俯臥的觀音山如如不動,兩者交織成一片空靈,我感到鬧市的腳步聲遠了,可親的山水近在眼前。思緒卻飛到二十四年前的秋日,那是熱鬧慶祝大橋落成大典。我搭著老闆的座車,趕往位於淡水竿蓁林的新工廠。那時新廠也剛完工,庶務如麻,但是慈悲的老闆,除了介紹此橋的殊勝及設計人林同棪先生的理念外,還特意停留一刻鐘,讓我同霑新橋啟用的喜氣。今日重返此地,除了感念老闆的恩澤,昔日那幕鑼鼓喧天、舞龍舞獅的歡樂情景依舊歷歷在目。

    車子繼續向前行駛,經過紅樹林後,淡水河的河面頓時開闊起來,右手邊林木蓊鬱的山間小徑通往昔日工廠。遙想當年青春正盛,曾傾全力參與電子廠的設立。工廠甫建成,趕上臺灣經濟起飛的黃金時代。多少個披星戴月的日子,全廠員工不分位階,齊心合力拚外銷,生產線上通宵達旦趕工出貨,往往製成品還來不及入庫,就直接打包封箱,送上在外等待的貨櫃車,趕送基隆出口結關。電子廠雖小,卻是今日科技產業的先驅,我有幸參與其中,倍感光榮。最令人扼腕的是兩位可敬的老闆,都因為過勞英年早逝,致使廠務乏人管理,逐漸步上歇業之路。那年我親見了生命的無常及世事的如幻如夢,感悟到縱然是絢爛如枝頭夏花,也要隨風飄落,內心既悵惘又無奈。一直要到多年後學佛,了知世間萬法緣生緣滅,無常、無我、無自性空,才稍稍解開煩惱迷障。

    車子駛經淡水市區轉進學府路,沿著斜坡直上。驀地,以建築美學聞名的淡江大學即矗立眼前。久違的淡大處處古木參天,蟬鳴蛙叫、鳥語花香、清幽怡人,今來者在這酷熱的八月天裡[止息熱惱,如入清涼地]。拾級而上,細細端詳校園景緻,兼具古意與現代感的建築風格,饒富巧思的園林,美得讓人不知置身何處。值得讚嘆的是校方不惜鉅資於各項建設,提供師生優質的教學研究環境;更可貴的是在這些硬體設施上,都不缺濃濃的人文藝術氣息。我站在山腰極目遠眺,觀音山及八里在麗日的朗照下益發靈秀;仰望蒼穹無邊無際,令人心胸開闊,頓生離塵絕俗之想。身為母親,替孩子即將要進入人間仙境學習而萬分欣慰,我更期盼孩子能在此[高處]學習,褪去都市的習氣,拓展任運自在的心靈,培養豁達的胸襟和理性的思維。

    忙完孩子的事,已是晌午,豔陽下,三人循著濃蔭步道而下。此刻的我,已經不須再理性思考,心情是閒適的,看著眼前的景物,[觸境取相],感性的慣性思考油然生起。回憶起三、四十年前初中畢業的那個夏天,因世居淡水的同學熱情邀約,初探淡水小鎮,第一站即是淡水,同樣是豔陽高照的午後,不同的是當時兩人都年輕氣盛,完全不畏溽暑,頂著烈日,踏遍淡水的學校和古蹟,直到沙崙海水浴場,兩人筋疲力盡,並肩坐在海邊觀落日,沐浴在和煦的晚風裡。小鎮的美,令我這個久蟄城市的人驚豔不已,友誼的馨香更慰藉了孤絕苦悶的心。可嘆的是,這一切的一切都已成過眼雲煙,好友在不惑之年即因惡疾驟然去世,命短如花!她終身未婚,生性淡泊嫻雅,與年邁雙親過著平靜的日子,任職於淡大,每日單純地往返於學校與家庭之間,清寂自在,儼然鬧市中的隱士,曾經羨煞我們這些躍入滾滾紅塵、身不由己的凡夫!然曾幾何時,死亡之神已在悄悄扣門,奪去了她繁花似錦的生命!今天我依舊行走在夏日的淡大校園,而伊人已棄世十二載,面對這樣的時空照映,不勝唏噓!

    一趟陪同孩子報到的淡水之行,卻意外勾起了雁行折翼的思念與傷感。[無常迅速、死生難期],每個人都要歷經老病死與恩愛離的痛苦,此苦,佛陀說親如母子亦不能相代。面對死亡的不能作主以及多年的病苦,曾加深了我對死亡的恐懼與拒斥,直到學禪後才知道[怕死]是不正尋思--不死尋思是由心所發出的[不善]法,若能以內心的安定功德克制,不受擾,便會趨向[寂靜]--九住心的第六階段。這些年來,藉由禪坐及法的聞思修,解行並進,已經能減輕對生死的怖畏與掛礙,其中又以研讀《雜阿含經》最能對治我的愚癡顛倒病。[正見緣起,即正觀五陰],細細參究逆順正觀十二因緣,如實知見生命實相,捨離欲貪執取,解脫生死輪迴煩惱。

    感恩佛陀,感恩正法久住,感恩諸多善知識的啟迪和教誨,倘若沒有這些善因緣,我永遠是一個未入法流、不知[生從何來,死向何去]、隨業流轉的無知眾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