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鬘之聲more
    學佛心得
    標題
    所造業不亡

    所造業不亡

    林雪紅
    2000/05/10

    母親在三年前罹患阿滋海默氏症。這種老人失智症是因腦神經退化,掌管學習與記憶的海馬迴受到侵害,所以會引起許多怪異的言行。例如:近事記憶喪失,每天像鸚鵡一樣,不斷重覆問同樣的問題,情緒改變、時空錯置等等,在生活中常會和性格剛烈的父親發生口角。所幸母親生性慈悲柔順,生平就很少與人爭吵,也許是這種溫和的習氣早已深藏於阿賴耶識裡,產生了主動的支配力。因此,即使她常以為自己是對,別人都是錯的,她還是會主動調伏憤怒的情緒,不再與父親繼續爭吵下去。倒是父親每每怒不可遏,終日餘怒難消,因為他無法忍受老伴性情如此巨大的轉變,常不知如何自處?

    五年前一次令人心驚的墜樓意外,讓原本身體硬朗的父親,健康每況愈下。病痛的折磨使他變得鬱鬱寡歡、身心萎糜,再眼見老伴失智、意識迷走他方、行為脫序,更是憂心如焚。平順了大半輩子,一下子面對老、病、死的逼迫,老人家終於得了憂鬱症,從此生活在憂悲苦惱中。

    父親高齡八十八歲,母親八十五歲,由於我的兄弟長居國外,所以他倆也算是[獨居老人]。父親退休後繼承家中的小事業,同時照顧柔弱的母親,直到有一天無常到來,擾亂了他平靜單純的晚年生活。民國九十二年五月,SARS 疫情自和平醫院爆發開來,人人都不敢上醫院,他老人家卻因為暈眩症,自家中二樓墜落,由於頸椎猛然撞擊在一樓鐵門上,造成致命傷,雖緊急送醫,但是連名醫也不敢冒然開刀,因恐父親年事已高,一旦麻醉甦醒不過來就喪命,但是不開刀的結果就是癱瘓在床度過餘生。面臨如此的兩難,全家人頓時陷入抉擇的焦慮,鎮日生活在愁雲慘霧中。此時 SARS 的疫情已嚴重地肆虐全台灣,每天看著電視播報激增的死傷人數,我們除了安撫、照顧心靈也已受創的母親外,還要冒險輪流進入宛如人間地獄的醫院照料父親。不久,醫院即宣布禁止探病,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老父,命若懸絲卻像被遺棄在孤島似的自生自滅。

    就在束手無策時,哥哥自國外趕回來,立刻為父親轉到最擅長頸椎神經外科的大醫院,同時也請到一位二十四小時的看護蘇先生。這位先生是一位菩薩道行者,他憑藉著醫學專業知識,不僅日夜辛勤地照護父親的病體,也做了最完善的心理建設。在他慈悲、愛語的鼓勵下,原本灰心已極的父親彷彿被打了一針強心劑,鼓起勇氣接受大手術。但是此刻,可怕的 SARS 疫疾已癱瘓全台灣,蔓延全世界,所有的醫院都受命封鎖,嚴禁人員進出。可憐的老父,在面臨生死攸關的一戰時,都沒有親屬隨侍身旁,雖然期間我們曾偷偷潛入病房探視,但很快就遭到驅離。手術全程就全賴蘇先生和老父一起並肩作戰,年邁卻堅毅的父親,沉重地熬過術後的危險期、復健期,在住院近五十天後,終於自行走出醫院,回到家中。

    無情何必生斯世?有情終須累此身。歷經這般無常之苦的衝擊,我覺悟到[生死熾然,苦惱無量]。繁華虛妄的人生,本如鏡花水月,轉眼成空。世間的一切事、一切物都將灰飛煙滅、盡歸塵土。那麼,我存在世間的意義是什麼?我活著時迴向給這世間的是什麼?死後又能留什麼?這樣的議題,從年輕時就一直困惑著我,直到我轉向佛教叩問生命的真相,了知緣起空寂性,無我、無我所,確認生命的價值是在完成自我淨化,究竟解脫後自利利他,我的心才逐漸安定下來。於是,我開始摒除外緣,聞思正法,學習佛陀自覺覺他的智慧。

    學佛後,明白佛門的孝道不只是在現世的安樂,而是重在出世的解脫。因此,我開始勸導父母學佛,至少讓他們明白一點[無常、無我]的道理,在面對已現前的老病死苦時,能減少一些怖畏與罣礙。我更努力地說服責任感過重的父親放下對紅塵俗務的勞慮,富貴名利何足恃?不如靜對一爐香。可惜兩老人似乎欠缺福德因緣,他們尊敬佛教,卻不願意親近三寶,依舊是汲汲營營、碌碌終生。近年來兩老健康惡化,身心交瘁、空虛悵然,頗令子女不忍。

    業以記憶的方式儲存在阿賴耶識裡,產生一股強大的勢力,稱之為業力。這些累世及今世所造的業種,在因緣和合時會起現行,現行又會回薰八識田,故經雲[縱使百千劫,所造業不亡。]母親的行為正好印證此話。她因病,記憶大幅減退,在心念不能作主下,開始隨順習氣而走。幸而她一生慈悲修善,阿賴耶識裡的善種子起現行,感招善樂之果,故她能超越疾病的影響力,降服自己的瞋恨心,與父親和平相處。

    阿滋海默症患者的家屬,應用極大的愛心和耐心,來包含親人每日不斷的反覆和失焦,最最重要的是把握住他們頭腦還能夠理解還能夠播些善種子時,加深其念佛往生淨土的信念,讓老人家了解即使有朝一日記憶全無,但只要念佛,佛菩薩就是依靠。我最欣慰的是,四個月前終於見到母親開始專注於每日定課。度眾真的須要善巧契機,當初我和哥哥用盡各種方法都宣告失敗,最後還是我告訴母親只要信仰彌陀,執持佛號不斷,往生之時就會和她最愛戴的老母親在極樂世界相見,母親聽了若有所悟,才開啟了念佛因緣。外婆年輕時家貧,曾為大戶人家洗衣,見主人家早晚諷誦<<阿彌陀經>>,心中十分欣喜,學會背誦後,從此信仰淨土法門,於二六時中,佛號不斷,淨念相繼,終能以高齡往生西方。

    [乳哺情至,養育恩深,若把世賂供資,終難報答。]唯願兩老勿再因恩愛而互相折磨,宜把握餘生,精勤修習,或能免於[相牽沉沒、永入輪迴]之苦,他日相會於淨土中。

    人生百年恰如白駒過隙,迅速而短暫。趁著身心尚能做主時,勉力修行。依聖言量,訓練自己的比量,內正思惟,減少無明我慢貪愛,轉化第六識,讓具足戒定慧的種子,回薰阿賴耶識。莫待老病衰殘,無力修行時,任由貪瞋癡煩惱習氣驅使,再次隨業輪轉,漂流生死海,永無出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