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行法要
標題
大乘入道四行觀

大乘入道四行觀

鄭老師開示
2008/11/18 講於中華維鬘學會共修

今天雖然寒流到來,可是諸位都還能出席,真是非常難得,尤其是艾葦師姐,從上海回來,我們都非常的高興。

上二個星期我缺席了,所以沒有跟大家一起來參加達摩大師聖誕的法會。菩提達摩大師是西天禪宗的第二十八代祖師,來到中國以後創立中國的禪宗,被稱為[中國禪宗的第一祖]。菩提達摩是南印度一位國王的太子,他可以說是有機會成為國王的,但是小時候他就慕道出家,悟佛心中。所謂[悟佛心中]就是體悟到佛法的要義是在心、心的清淨。他來到中國以後和梁武帝話不投機,因此就往嵩山面壁九年,觀察因緣成熟了,才把心法傳給第二祖慧可。

當菩提達摩在講禪法的時候,絶大部分的人都不能了解、都不能接受;因此,當時只有一位慧可,還有另一位能夠稍微領略到菩提達摩禪宗心法的法要,菩提達摩因此為慧可做了[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觀],就是大乘入道。講大乘入道就知道這和小乘解脫道,是不一樣的,有了大乘的話一定是講人我空、法我空、一定是講波羅密、一定是講當下即是、一定是講佛性的。

[大乘入道四行觀]就是要進入大乘道,要怎麼樣子的修行?菩提達摩他提出了最重要、最重要的要領。在這篇的[大乘入道四行觀]裡頭,他有四個要領,第一個要領是安心之法-[安心];第二個要領是發行之法-[發行];第三是順物之法-[順物];第四是方便之法-[方便]。

什麼叫[安心]?[安心]就是如何將心安住下來。一般的[安心]方法都是修[止],藉著一個所緣境,來集中我們的心意。但是,大乘的安心之法並不是如此,大乘的安心之法是靠著這裡所說的[理入],[理入]待會我再稍微解釋;你就要進入大乘之理,進入眾生皆有佛性之理,把此心安住於佛性之中,[凝住閉關]這就是閉關的法要。第二個叫[發行之法]。[發行],心安了以後就要實踐,這個叫做[發行]。 [發行]就是這裡所說的報寃、隨緣、無所求、稱法,這四行。第三個要領叫做[順物],[順]是隨順的順,[物]是一切事物的物,[物]是指眾生,[順物]就是指隨順著眾生的根基。[順物之法]就是要[防護譏嫌],[防]就是防守、防備,[護]就是保護,[譏]就是別人的譏笑,嫌就是嫌疑。[防護譏嫌]指的就是要防護六根戒律清淨,不要讓任何人有所譏評、有所諷刺、有所毀謗、有所煩惱,這個叫做[順物之法]。第四個要領講的就是[方便之法],[方便之法]是[淺其不著],意思就是一切萬法要觀到緣起性空,不執著一切、不分別一切、不妄想一切,這個是大乘入道四行觀的四個要領。第一個是[安心之法],第二個要領是[發行之法],第三[順物之法],第四[方便之法]。

注意!這個地方主要的是講[二入、四行],大乘如果要入道,要入大乘道,菩提達摩提出二個重點:一個重點就是[理入],理入就是安心之法,[理]就是藉教悟中,藉著佛陀所開示的權教,來悟入佛法之中。[佛法之宗]是此心,尤其是講到真藏唯心-佛性論,深信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只要堅持佛性,顯現當時,心就安定下來了,這個叫做[壁觀],[壁]是牆壁的壁,[觀]是觀照的觀,[壁觀]並不是對著牆壁來打坐,[壁觀]是把身心安住,如牆壁一般,不為所動,不為六塵所動,不為八風所動,由此叫做[凝入壁觀]、[壁觀之法]。

以空性、佛性來說,只要心安住於空性之中、佛性之中,沒有自他的分別,沒有凡聖的分別,不隨聞教,深信一切眾生皆有佛性,將我們的妄想心放下,安住於佛性,對於一切林林總總的萬法,能夠了知一切皆是因緣假合,不要分別、不要為外境所動,這個叫做[安心之法]。簡單一句話:[深信一切眾生皆有佛性。],安住在佛性中,對一切現象,不起分別,這個就是[安心]、[安心之法]。第二個就是[發行之法],心安止下來了,那就要去觀、要去修行,後面講的[四行]就是[觀]的方法,前面講[理入]就是修[止],而[四行]就是修[觀]。

什麼叫做[修觀]?[修觀]並不是在[靜]中修觀,不是在靜坐的時候來觀身受心法。在靜坐之中觀身受心法,這是[解脫道]的修行,為著來了解自身五蘊是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,因此專注於身心五蘊的觀照,只要心安止下來,進入[安止定],以安止定的心出定以後,來觀察身心五蘊的實相,就了知身心五蘊是無常、苦空、無我;因此放下一切的分別、執著,而達到涅槃寂靜。

可是大乘的四行觀,它不是觀身受心法,不是在靜中來觀我們身心五蘊,而是以理入為基礎、以佛性為基礎。在日用、平常之中,面對一切的境界,深信:我就有佛性,眾生也有佛性。眾生之所以煩惱無明,是由於有妄想或者是被外塵所覆蓋;因為不能夠嫻瞭佛性,只要深信眾生皆有佛性,安住在佛性中,不理會一切的紛紛擾擾,由此,心就安止下來了;安止下來以後,進而在日用、平常之中、動中來修觀。

如何修觀?就是[報寃行]、[隨緣行]、[無所求行]及[稱法行]。這四行要如何去了解它呢?第一個[報寃行],講的是當我們現在受到苦報的時候,如何來觀!第二個[隨緣行]是我們現在如果處於順境、快樂的時候,要如何觀!第一個[報寃行],一般眾生如果碰到苦、碰到逆境,心就開始起煩惱,就開始怨天尤人,就開始怪別人。第二個[隨緣行],我們眾生,如果處於順境,有了樂的報、有了好的報,就得意忘形,忘記了緣起的真理。這二者,是對於[當下],當下我們對於逆境、順境如何去觀!第三個[無所求行],是對於[未來]而言,無所求。第四個[稱法],[稱]要讀成[ㄔㄥˋ],而不是讀成[ㄔㄥ];剛在唸的時候,有三個錯字,唸錯了,這個要唸成[ㄔㄥˋ]法行,是合乎正法。合乎什麼法?合乎[至高無上的佛法],至高無上的佛法就是圓滿法,一切不一不異的法。

我們首先看[報寃行]。我們在三界之中輪迴,無始劫以來,造了很多很多的惡業或者是善業,當我們這一世,即使沒有造惡業,可是卻有很多不如意的境界現前,這個時候我們就要[觀]。這個不是沒有理由的!我們現在即使遭到逆境、即使痛苦,反觀自己這一世,並沒有造什麼惡業,為什麼還會有逆境呢?這個時候,就要觀:[一切都是業報,這是往昔曾造諸惡業;因此,這些惡業來到這一世現前,就有了果報出現。]這個時候,我們就要如此的理解,不要怨恨,因此碰到苦境、逆境時候,逢苦不憂。
為什麼能夠[逢苦不憂]?因為[世達],世達就是通達,通達業果輪迴。這一世,我僅管都沒有造惡業,但是卻碰到很多的逆境,那不是鬼神給我們的,而是自己過去世所造惡業的現行。了達了這個道理以後,就逢苦不憂,為什麼?因為深信業力因果,這就是報寃行。逆境你就要如此的觀:[這是過去惡業所現的果報。];第二個隨緣行,雖然說:[人無我、法無我];雖然說:[一切皆是空性],可是因果不爽,[業力因果]乃是世間最上的真理,不管是逆境、順境,都是自己過去業力所轉起的果報。
我們如果碰到逆境,就用[報寃行]來觀;但如果碰到順境、很得意呢?這時候不要忘記!不要以為我有多了不起,不要以為那是我自己獨立一個人,就能夠得到的能力。我們要知道[隨緣],這是因為過去我們造了善業,因此這一世就有了順境產生;如果這一世不知道繼續培福,來世如果所有的福報都用盡,我們都還會墮落於五道。因此對於順境,我們要不增不減、心不貪、心不得意,仍然能夠保持平等心,這個叫做[隨緣行]。第三個觀法叫做[無所求行],這無所求是解脫道,要證得涅槃寂靜的方法,如果有求之苦,無求極樂。可是這[無所求行]不能把它變成消極的,不能把它變成是墮落的。我們要知道:一切萬法自性空。我們要以般若的智慧,要以大慈大悲來行宏法利生的事業。我們無所求,了知一切法皆空,連我這個人也是空,我所做的事情也是空,一切的境界都是空。[無所求行]才是真正的福報,如果有所求,這就是有為的善法;無所求,才能令自己所造的善業變成無量的功德。

釋迦牟尼佛在金剛經裡頭,這麼說:[無量劫以前,他在燃燈佛前,蒙燃燈佛授記將來必定成佛。]因為他心中絲毫沒有成佛的念頭,因此才蒙燃燈佛來授記給他。正因為他無所求他才能夠得道,所以真正的無我才能夠圓滿自我。所謂的[佛]、所謂的[覺者],就是在自我當中找到無我,能夠從無我之中來圓滿自我;無所求了,了知我空、法空、一切皆空,因此無所求;無所求才能證得無上證等證覺,這個是第三個觀法。我們在做任何的身語意行,宏法利生的事情都要無所求,無所求是真正圓滿佛道的不二法門。第四個觀法叫做[稱法行],[法]這裡當[真理]來講,而且是一佛乘的法,而且是圓滿無二、空有不二、煩惱菩提不二、輪迴涅槃不二的無上證等證覺的大法。因此,[稱法行]就是要契合至高無上的佛法,為什麼?法無眾生!為什麼叫[法無眾生]?因為一切法畢竟空,一切法不生不滅,一切法根本沒有眾生可言,一切法沒有我,沒有你,沒有他,沒有一切的分別,一切法自性空,一切法當下如是。如果能夠以此無上大法而觀,我們就不會執著世事、世間的一切;因此,這裡身命財行檀(ㄊㄢˊ)捨施,意思就是[稱法行]。

什麼叫稱法行?以空性的心來佈施,以空性的心來持戒,以空性的心來忍辱,以空性的心來精進,以空性的心來禪定,以空性的心來般若,以空性的心來行四恡四滅。這裡有一個字叫[心無恡惜],這個字要唸成(ㄒ一),而不是(ㄏㄨㄥˊ),這個是恡惜。[恡]是妄的意思,心中沒有任何的妄想;如果能夠以空性智慧來行波羅密、來行智慧、行菩薩道、行空性智慧,來宏法利生,這就是莊嚴菩提之道,也就是大乘入道的方法。

我們就很簡單說明大乘入道四行觀有四個要領。四個要領是什麼?第一個是安心,如何安心?就要用理入壁觀。什麼叫理入壁觀?就是將我們的心安住在佛性中,任何的境界都不能動搖我涅槃不生不滅的心,都不能動搖我對佛性,都不能動搖我,而讓我去生起妄想的心、起分別、起貪瞋癡慢疑,這個叫做修[止]的方法。所以大乘修[止]的方法,就是將妄想心熄滅,將妄想心安住在佛性之中,以虛妄的分別心安住於不生不滅、一切皆無分別、一切圓滿具足的佛性之中,這是第一個安心之法,指的就是理入。第二個是發行之法,修[止]修完了就修[觀];而修觀就是在動中修觀。動中,我們不是碰到順境就是碰到逆境;碰到逆境就要做報寃行;碰到順境就要隨緣行。如果對於未來呢!就要無所求,我們在這三個[報寃行]、[隨緣行]和[無所求],都是自利,都是對自己而言,自己要怎樣才能解脫自在呢?你就要用[報寃行]、[隨緣行]和[無所求]觀,自己解脫自在了。第四個稱法行,這個是宏法利他、宏法利生。我們要契合真理而行宏法利他的菩薩大業,菩薩的大業就是六波羅密、十波羅密、四宏四願、慈、悲、喜、捨、四無量心;如此的大法、大行、大信、大願,必得大果,這就是修觀的方法、發行的方法。第三個要領就是順物之法,就是如何和眾生打成一片。我們就要[防護譏嫌],不要讓人起口舌、起煩惱心。第四就是方便之法,指的就是[淺其不著],就是脫解三空,整個的人我空、法我空,俱空。不依不著,但為去垢,稱化眾生而不起相,這個叫方便之法。

這四個要領,有沒有清楚啦!第一個安心、第二個發行、第三個順物、第四個方便。這個是菩提達摩大師,他以楞伽經來印心。楞伽經只有四卷,有一部分談的是妄想心,最後談的是真心,真心也就是佛性。所以,大乘都是以佛性為基礎,尤其是中國的大乘,以佛性;只要我們的妄想心能安住於佛性,一個妄想心過來了,立刻回歸佛性,以佛性來消融我們的分別心,只要提起佛性,提起真如心,當下就圓滿具足。

這四行前三個行是自利,後面一個稱法行是利他。有沒有指教?